美元港元7.8498逼近弱方保证,联系汇率制度又将遭受冲击

  • A+
所属分类:庖丁解牛

文:凭栏欲言

2月末的最后两天,美元港元连续两次触及7.8498,距离7.8500的弱方保证仅有一线之隔。

01 港府势必要维护联系汇率的动机

2018年三月开始,港元汇率连创历史新低,港元联系汇率受到冲击。

一些香港联系汇率要不要守、能不能守的探讨也喧嚣尘上。

也在2018年三月,笔者在文章《香港,夹在世界最大两经济巨轮之间的小船》中从多个角度分析过:“货币信誉成为香港立身之本”。

香港制造业已经完全空心化,全港经济命脉完全转变成第三产业,全港产业中具有比较优势的只有金融服务和贸易物流两个行业

而随着中国大陆逐渐融入世界产业链中,直接贸易增多,香港贸易物流的竞争优势也在遭到消弱。

香港的主要命脉产业就是金融服务业,金融业中,信心比黄金重要,汇率问题上只能背水一战。

历史上,香港也多次捍卫汇率。

1977年开始,香港经济持续过热,信贷急速扩张,贸易逆差扩大,港币汇率走贬。1979年起,中国和英国开始就香港问题展开谈判,。1980-82年美国遭遇经济危机。由于香港汇率挂钩美元,在大陆经济未点火发动之前,香港经济与美国经济走势趋同。香港经济随即遭受重创,对香港前途的担心,及对汇率走贬避险的需求导致大量资金离开香港。香港资产价格暴跌,房产价格下跌六成以上。在1982年至1986年间,有7家持牌银行倒闭,94家存款类公司停止营业,香港当局投入38亿元港元用于救助倒闭的金融机构。

1983年10月15日,当时的财政司彭励治宣布港元汇价与美元挂钩,定为7.80港元兑1美元,香港的货币信誉得以维护,香港的危机情况得以控制。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香港政府同样以破釜沉舟的决心,大幅提高拆借利率,增加金融炒作的成本,维持联系汇率,最终维持了货币的信誉。而代价是资产价格暴跌七成。

而2018年年初开始的对联系汇率的冲击,随着香港金管局的干预,港元拆借利率逐步上行,港元汇率逐步回归安全区间。

同期,香港恒生指数自2018年初高点33484.08,至年尾低点24540.63,降幅近三成。

02 维护联系汇率的制约因素

2019年初开始,港元持续维持弱势,重新逼近7.85弱方保证水平。

昨日(2月27日),一度低至7.8498,距离7.8500的弱方保证只有2基点的差距,已随时可能触及。

美元港元7.8498逼近弱方保证,联系汇率制度又将遭受冲击

美元/港币 日K图

能否维护联系汇率不看说什么,看的是钱,看有没有干预能力。

以香港最新公布的金融数据来看;

美元港元7.8498逼近弱方保证,联系汇率制度又将遭受冲击

至一月份,香港外汇储备0.43万亿美元;

至2018年三季度,香港外债1.65万亿美元,环比下降108亿美元;

至2018年三季度,国际投资净头寸1.30万亿美元,环比下降998亿美元。

香港外债很高,这也是金融城市本身就会具有的特点。

香港国际投资净头寸高达1.3万亿,数据来看香港是有能力捍卫港元汇率的。

2018年也已经证明了香港金管局的能力。

03 维护联系汇率的后果

2019年初,在港元弱势的同时,港股却在走强,这与2018年初的一幕完全一致。

港元弱势的原因与港股走强的原因是统一的;

即流动性的充裕,刺激了港股,也刺激港元拆借利率下滑,从而与美元利差扩大。

从港元隔夜拆借利率来看,2018年初至2019年初,Hibor经历了低——高——低,而港元隔夜拆借利率与美元的利差则自2018年底开始骤然拉大。

美元港元7.8498逼近弱方保证,联系汇率制度又将遭受冲击

港美利差走阔,套息交易就有利可图,从而引导持续沽出港元,导致港元汇率承压。

而若再次触及弱方保证,如同2018年一般, 将迫使香港金管局入市来捍卫港元,过程中会减少港元流动性,推高拆借利率,套利空间最终会消失。

但却会推高香港的商业银行最优惠利率,使港股及港房承压。

应该说,港府维护联系汇率本身并不存在问题,港府有充足的外汇储备,只要减少流动性,推高利率即可。

问题是维护得后果,推高利率后的资产价格风险。

2018年,港股跌幅近三成。

04 维护联系汇率对内地的外溢效应

港府在汇率上捆绑美国,但在经济上背靠大陆。

2018年,道琼斯指数高低记录之间(黑线)跌幅2成左右;

目前道琼斯指数25985,与2018年最高记录相比,跌幅收窄至3.7%。

而2018年香港恒生指数高低记录之间跌幅约三成;

目前恒生指数25785,与2018年最高纪录33484相比,跌幅收窄至14.03%。

而内地A股则近乎直线下滑。

对比来看,港股走势更像是美股和A股的加总折中。

香港与内地已具有多种资金互通方式,2018年10月开始,内地股权质押风险浮现,货币政策有较为明朗的宽松迹象,溢出效传导至港元,香港资金面趋于宽松,港股反弹。

而一旦港元触及弱方保证,港元流动性势必要收紧,大量在港上市的中概股股价难以避免会受到影响,进而波及内地股价。

2018年初,易行长曾认为中美之间利差最舒适的状态是两者保持80-100BP,现在十年期中美国债利差已降至40BP附近,一年期国债利差自2019年以来一直处于倒挂状态,但国内还要放水,这难免推动利率的下行,状态非常别扭。

香港与内地的资金互通,而伴随着港元靠近弱方保证,内地放水效果外溢至香港已难以被香港自身吸收,香港将变身为跳板,相当于在中美之间架起了直接沟通的桥梁,这将放大这种别扭状态。

港元将通过各种方式将紧缩效果传递给内地,也使得内地货币政策难以存在独立发力的可能性。

换言之,A股春天会来吗?

才是秋末,冬仍未至,哪来的春天。

想多伤身,洗洗睡吧,秋老虎倒是可能有几天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