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区块链

“巴菲特的老鼠药”,该如何定位?

文:路财主

在2018年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有记者问巴菲特,怎么看比特币?

巴菲特说:这东西就是个老鼠药!”

可记者不满意,说您老早就说它一文不值,现在它又上涨了上百倍,对此您有什么评价?

巴菲特说:那它就是老鼠药的平方。”

2019年的股东大会上,又有人问起这个问题。

巴菲特说:“比特币是赌博工具,没有产生任何价值,而且有很多欺诈行为与之相关。”

老实说,巴菲特并非老顽固,相反我觉得这老头儿相当可爱。但关于投资这事儿,他的脑子经过几十年的训练,已经形成某些格式化的东西,最典型的就是生产型资产和非生产型资产的区分,而巴菲特本人对于黄金、大宗商品之类的非生产型资产一概没有兴趣。

比特币,肯定属于非生产型的资产,只不过比特币是如此特殊的一种东西,传统的思维概念很难将它归属到某一类别中。大部分情况下,它被称为“数字黄金”。应该说,这个称呼很准确,但却不能体现出它与黄金不同的地方。

——这里所说的不同,并不是比特币抗审查、匿名性、可验证、便于携带之类的物理性质,而是从投资的角度考虑,我尝试着给比特币几个定位。

第一个定位——收藏品或艺术品。

如果你去意大利的文化名城佛罗伦萨,他们的博物馆里有一份文艺复兴早期关于美第奇家族的“机密簿”——所谓机密簿,其实就是最早期的用复式记账法所记录的银行账本。

在现实世界里,不管是哪一种商业模式都需要记账,而且是天天记账,月月记账,年年记账。比如饭店、银行、超市、百货商店等,这些账本显然不能称之为艺术品——但,如果你开创了一种全新的记账模式,而且这种记账模式被推广到当前的整个商业体系中来,那这份账本就有可能和文艺复兴时期绘画巨匠们的画一样,被博物馆当作收藏品供现代人瞻仰。

没有人能够否认,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在密码朋克世界的才华。他借助于加密签名技术、P2P网络传输技术、可重复的工作量证明技术,将其融合成区块链技术,开发出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区块链记账法。

当然,关于比特币区块链记账法去中心化、全世界流通、专属所有权以及特别关键的“不可篡改”的特性,大家都已经听了很多了。

如果你把中本聪当做一位绘画大师、陶瓷制作大师、景泰蓝制作大师之类的密码朋克艺术品生产者,那么由他的思想和挖矿程序所产生的比特币,10年来无人对其负责的情况下依然运行良好,难道不是一个艺术奇迹么?

这种收藏品限量发售(2100万个),永久存在,你难道不觉得自己该收藏一枚?

第二个定位——宗教信仰。

“互联网究竟将解放我们,还是将奴役所有人?

这句拷问灵魂的发问,是前几天被抓的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在一本书中深度讨论的问题。

1982年,刚刚修完博士学位的大卫-乔姆(David Chaum),发布了一篇关于盲签名技术(Blind signatures)的论文,在文中他首次给出网络上匿名传递价值的方式,并将之命名为eCash。

10年之后,一群信奉大卫-乔姆思想的密码学专家、爱好者、程序员与极客们,发起了一项名为密码朋克(Cypherpunk)的社会运动——他们将密码(Cypher)与朋克(punk)结合,希望用密码学创建一个自由、不受监控的世界。他们信奉自由主义与开源社区的力量,大多将自己的作品以开源形式发布,让全球用户免费使用。

这些人当中,除阿桑奇之外还包括Facebook创始人之一肖恩-帕克、BT下载发明者布拉姆-科恩等——当然,也包括比特币发明人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而这个名字,实际上是三星、东芝、摩托罗拉三家公司简称的集合。

1998年11月,在密码朋克邮件列表中,戴维发布了b-money的白皮书,“数字加密货币”的概念由此而生——去中心化的结算架构、匿名交易、点对点网络,比特币的精神内核,在b-money中已经全部显现。

“b-money无法被国家监管,也无法被政府控制”,戴维在它的白皮书中写道。而10年后,b-money的白皮书,成为了中本聪比特币白皮书中的第一个引用来源。

b-money出现之后,密码朋克邮件列表中,先后诞生了数十种加密数字货币,但却都没能解决同一个问题——如何真正实现数字货币的初始发行,将理论上的东西变为现实。

2004年,密码学家哈尔-芬尼(Hal Finney)将另外一个密码朋克亚当-巴克(Adam Back)所发明的哈希现金算法,改进为“可复用的工作量证明机制”(Reusable Proofs of Work),然后用于比特币出现之前的一系列数字货币实验,证明了其可行性。

决定性的时刻来临了。

2008年11月1日,比特币白皮书发布,中本聪将哈希现金机制改造成了比特币发行机制:用户贡献算力,打包数据,进行哈希运算;

作为回报,比特币网络将比特币赠予首个挖出区块的矿工。

工作量证明机制(POW),由此也成为比特币网络运转的基石。

2009年1月3日,比特币诞生,在创世区块上,中本聪写下了对旧金融体系的嘲讽。

“2009年1月3日,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

这是当日的泰晤士报头版文章的标题,传统的金融体系已经充满漏洞和不公。

比特币诞生的历史,就是一群密码朋克为信仰而孜孜探索的故事。而比特币作为第一个匿名、可查询、不可篡改、去中心化、无法监管的货币,从此被信奉奥地利学派的人们当作“货币非国家化”的典型。

我并非奥地利学派的信徒,但经过很久很深的思考,现在的我也变成了比特币的信徒。

我相信,比特币很可能是一场从货币领域出发的自下而上的革命运动,因为其一系列的特点,总有一天,它会迫使这个世界的经济体系、进而是政治安排发生深度变革。不过我要说明的是,其他的任何一种加密货币,都不会拥有这样的殊荣和功能。

相信比特币的人,代表着那些不信任政府法币系统的人,对“货币的非国家化”的一种信仰。也正是因为有大量信仰比特币的人存在,所以比特币才拥有了实实在在的价值——正如有了大量的人相信黄金的价值,然后黄金就真的有了价值。

只要人人相信,故事改变世界,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第三个定位—— 一个主流资本尚未进入的市场。

虽然说,大家好像感觉比特币如火如荼,但实际上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市值并不大——

即便是前几天比特币上涨至最高点的时候,截止2019年7月初,比特币的总市值为2100亿美元,而整个加密货币市场总市值仅为3100亿美元。

下面的这张图,是比特币6000美元左右的时候,其市值与其他资产的对比情况,当时其总市值仅为1120亿美元。

“巴菲特的老鼠药”,该如何定位?

对比一下美股市场上的FacebookApple, AmazonMicrosoft, Google,哪一家市值小于5000亿美元?

更不必说,黄金市场市值高达8万亿美元,而美国国债市场更是高达22万亿美元!作为一个我认为未来会彻底改变现有经济体系的代表,2000亿美元的市值,说明了真正的机构玩家尚未开始进场。

黄金这样的东西,经过几千年的博弈,最终大家形成了共识,而现在进入比特币市场博弈的,依然是这个社会上的极少数人。如果它最终成长为像黄金一样的参天大树,外面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和钱进来——简单说,比特币在可预见的未来,都将是一个增量市场。

如果把每一个投资品的市场看做一个池子的话,那么比特币2000亿美金的池子,即使未来扩大10倍也极其正常。如果你买涨一样东西,你是喜欢进入一个越来越多钱进入的市场,还是喜欢和一群传统市场上的人精来博弈?

本站文章欢迎转载,但是必须注明出处“开户之家”,并附上本文链接:https://www.com21.com/blockchain/646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QQ 7715-9914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talkgold@ms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