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价值投资不是绝对的低市盈率,在能力圈范围行事

  • A+
所属分类:投资要闻

伯克希尔2019年股东大会在股神巴菲特的故乡、内布拉斯加州奥哈马刚刚结束。在长达6小时的马拉松式问答中,两位老人共回答了股东55个问题,从投资理念、人生态度、宏观形势到继承人问题、企业管治、国际关系等均有涉及,年龄分别达到88岁、95岁的巴菲特和芒格思维依然活跃,妙语连珠赢得股东满堂喝彩。

巴菲特:价值投资不是绝对的低市盈率,在能力圈范围行事

首先,对于巴菲特一贯推荐的指数基金,有股东问“为什么不把伯克希尔多余的钱拿来投资指数基金?”

巴菲特对此表示,如果我们在2006-2007年做这类事情,就不会在2008-2009年有大动作了。全部都投资指数基金会让公司更容易受到股市波动的冲击,资本配置变得不够灵活。但他补充称,在未来这种策略很可能会行得通。

芒格表示,对于持有大量现金这一点,我们的做法显得更保守,但这样做是合适的。伯克希尔不会犯哈佛捐赠基金那样的错误,在市场高点的时候进行大规模投资。

巴菲特曾经在不同场合提及,个人投资者持有股票的最佳方式是购买成本低廉的指数基金。他还曾通过这一投资方式击败过主动管理的对冲基金,为慈善机构赢得100万美元捐资。

对于如此推崇指数基金,有股东询问“为何把多余现金投资于美国国债而不是指数基金?”

巴菲特回应称,数千亿美元的资金在执行上存在一定的问题。他说,伯克希尔拥有880多亿美元的美国国债。

有股东询问巴菲特,“伯克希尔的内在价值是否能保持比标普500指数更高?”

巴菲特坦承,自己并不知道公司是否可以超越标普500指数。如果伯克希尔是一只单独持有的股票,那么它的表现会不如标普500指数,因为两者面临的税收状况完全不同。

面对“为何伯克希尔两位投资经理(Ted和Todd)无法跑赢标普大盘?”的尖锐问题,巴菲特表示,截至3月31日,两位投资经理中一人今年的表现略强于标普500指数,另一人则逊于标普500指数。“无论如何,他们现在都要做得比我好,”巴菲特补充说。两人目前分别为伯克希尔管理着一只规模约为130亿美元的基金。

查询过往资料可以发现,巴菲特之所以推崇指数基金,一方面因为其持仓足够分散,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成本低廉。他曾表示:“对于绝大多数没有时间研究上市公司基本面的中小股东来说,成本低廉的指数基金是他们投资股市的最佳选择。”

“如果你坚持长期持续定期买入指数基金,你可能不会买在最低点,但你同样也不会买在最高点。”巴菲特说。

相对于那些由基金经理进行主动选股构建投资组合的共同基金,指数基金通过追踪市场基准(如:标普500指数),能实现相当于市场平均水平的收益。一般而言,指数型基金的综合成本也低于主动管理型的各类基金。

其次,是巴菲特对于科技股态度转变。

有股东询问“投资亚马逊是否代表着价值投资理念的改变?”

巴菲特说,上个季度伯克希尔购买了亚马逊(AMZN)的股票。购买亚马逊并不代表伯克希尔的价值投资理念有所改变。价值投资中的价值并不是绝对的低市盈率,而是综合考虑买入股票的各项指标,例如是否是股东理解的业务、未来的发展潜力、现有的营收/市场份额/有形资产/现金持有/市场竞争等。

巴菲特说,自己几年前就研究亚马逊的流动资金,但亚马逊流动性没有发生变化。伯克希尔有两个投资经理做了对亚马逊的投资,“他们管的钱要比我少,所以他们可以进行更仔细的研究。”

对于“如何看待错过谷歌?”的提问,巴菲特和芒格都表示,他们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没有购买谷歌母公司Alphabet(GOOG)的股票。并表示,他们都明白搜索引擎优化(SEO)对伯克希尔旗下的汽车保险公司GEICO有多重要,但他们仍然没有买入Alphabet。

芒格称,他与巴菲特都不是最有灵活性的人,也有些后悔没有抓住极端发展的互联网趋势。因此他不介意投资亚马逊,之前他和巴菲特没有更好地识别并投资谷歌,已经很遗憾。他说:“我们可以在自己的业务中看到Google广告的效果有多好,而我们只是坐在那里吮着大拇指,所以我们感到羞愧。我们正在努力赎罪,也许买进苹果就是在赎罪。”

巴菲特在本次大会上分享了他

对于投资边界的认识。

并表示,深刻理解一件事才会带来投资优势。

巴菲特表示:“我们刚成立公司的时候遍地宝藏可寻,现在确实投资环境更加有竞争性,竞争更加激烈。现在我觉得我会做非常广泛的阅读来尝试了解哪些业务、哪些生意是我有更多专业知识和理解能力的……你们现在面临的竞争更激烈,要找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一件事情知道得很深刻,非常多理解,就会给你带来一些优势,某些时候会发现这些东西会成为你的竞争力。”

巴菲特再次谈及护城河时表示:“我们喜欢护城河,喜欢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公司,但是不想参加一个我们不理解的比赛。如果科技公司确实能建立护城河的话,会非常有价值……我们会持续辨别这些公司,但也会待在自己的能力圈之内,尽管这有时候会犯错误。我和芒格不会仅仅因为别人告诉我们要这么做而贸然进入一个新领域。我们可能会雇佣10个完全专注于新领域的人来投资。”

巴菲特明确表示,他不会对所谓的另类投资感兴趣。“我们不会让伯克希尔做杠杆,我们做杠杆的话肯定之前赚的钱会更多。但查理和我都目睹过一些更高智商的人,他们因为杠杆化把生意给做砸了。”

事实上,巴菲特长期告诫投资者应避免用借来的钱购买股票。

最后,巴菲特对中国投资机会、比特币等市场热点话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巴菲特表示,他对投资中国一直持开放态度,自己曾投资过中石油,芒格投资过比亚迪,这两桩大型投资都收益良好。

对于近年中国GDP增速放缓,巴菲特表示并不担心。“中国获得了巨大的增长。中国拥有世界人口的20%,它的潜能还没有完全发挥,中国拥有大量的人才储备,拥有培育一切的土壤,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很多是超出人们理解的,而这种发展还没有结束。”巴菲特表示,自己1995年首次来到中国,那时中国取得的成绩已经被称为是奇迹,而十年后再去中国,整个国家比那时又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在谈到如何看待中国金融业扩大开放,以及是否未来在中国投资新业务时,巴菲特表示,中国是个大市场,我们喜欢大市场。“因为伯克希尔本身的资金管理体量决定了我们只能在15个左右的国家开展资本运作”,他表示。

巴菲特说:“我们在中国的投资已经很理想了,但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未来15年内也许会做一些大的部署。”

此外,巴菲特还谈及比特币(BTC)。比特币投机活动让他联想到了人们在拉斯维加斯赌博。这两件事都反映出,人们对在知道自己可能会输的时候进行投机的世界里赚钱充满信心。他说,“你们这群玩比特币的人不会赚很多钱的。”

巴菲特在股东大会前一天还表示,比特币没产生任何价值;有很多欺诈与之有关。

此外,巴菲特还就“人性的差异”发表观点,称必须通过更多的阅历、更多的积累去学习。

芒格补充称,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Lee Kuan Yew)曾说过这一句话, “看看什么是行之有效的,然后去行动吧”。你如果去践行这一点,你会发现这句话真的非常奏效,就是真正去找到行之有效的方式,也要去看其他人是怎么做事的,这些都可以帮助到你们。

巴菲特和芒格在本次股东大会上反复强调了一以贯之的投资理念,即“在能力圈范围内行事”,并“找到行之有效的方法”。他们的投资均建立在对行业的深刻理解上。

对于普通个人投资者,包括巴菲特、达里奥(Ray Dalio)等投资大师,均分享过“分散”、“成本”和“耐心”等因素的重要性。相信投资者通过领会他们的思想,有助于寻找更有效率的投资方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