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族勇士(老蛮):世界向右,中国向左

左右问题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在中国之外的欧美国家, 左派被视为自由派, 右派被视为保守派。在过去的三十年中, 左派逐渐掌控了全球政治经济文化的大权。具体来说, 左派主张全球一体化, 所以WTO组织建立和完善起来。左派主张博爱, 所以大量的慈善基金投入到对非洲和中东难民的救济上去, 并且大量的欧洲国家还敞开了大门接收难民。左派专注实现世界大同, 认为对集权专制要采取接触怀柔的政策,他们更愿相信帮助专制国家经济发展可以使其走向民主,他们的实践使得全球发生了产业链大转移, 欧美的制造业大量迁移到中国, 推动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制造基地。左派主张环保, 所以诞生了莫名其妙的碳排放制度, 把全球人民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左派主张完善社会福利, 所以欧洲现在被沉重的社会福利负担压得苦不堪言, 美国稍微好点, 现在在医保问题上也是有口难言。基本上, 所有的左派, 多少都会认同并实践上面这五点。

而作为右派的保守派, 一般都会反对上面这五点。右派们下意识的就对全球经济一体化心存怀疑, 他们更信赖在本国建立起完善的生产和消费链条。右派没有泛滥的善心, 他们板着一张铁血男儿的脸, 决定先保护好自己的家人和国民, 再有限的支持一下异国人士。右派对实现世界大同没有兴趣,更多关注本国民众的福祉,对极权专制采取针尖麦芒的不妥协态度。环保问题在右派看来就是杞人忧天。至于社会福利制度问题, 本身就具备强大生存能力的右派当然更倾向于削減政府的福利支出, 他们更鼓励老百姓自力更生, 更倾向于为老百姓提供就业机会。

整体来说, 左派意味着小清新、圣母, 以牺牲自己拯救苍生为己任。在左派治理世界的这30年里, 全世界的主基调确实是和平与发展。对于人类世界来说, 这其实是极其难能可贵的事。要知道自从人类突然在地球上出现 (确实极其突然), 相互征伐和杀戮就是主基调。能够在掌握了核武技术这种大杀器之后依然长期保持和平, 左派的圣母情结功不可没。

然而世界经济走到现在这一刻, 支撑左派滥发善心的经济基础已经不存在了。各位, 你们必须意识到, 左派的种种作为背后, 是需要经济的持续发展以及政府财政收入的高速增长的。基础产业想要持续从欧美转移到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 需要欧美国家自身能创造出新的产业, 发展出新的就业岗位。然而历史进展到现在, 今天人类在整体上的创新能力, 已经大不如昨天。偶尔有点小打小闹的技术进步, 发明几种新技术, 比如电动汽车的电池组排列技术之类, 但是整体上已经无从提升能源利用效率。内燃机技术已经走到了极致, 想在效率上实现倍数级别的增长, 根本就不可能。可控的民用核动力技术现在还处于做梦阶段, 距离漫天都是钢铁侠, 大概还有十部复仇者联盟的距离, 中间还要突破蝙蝠侠的阻拦, 所以根本就没有实现的希望。医药行业的新药发明速度越来越慢, 难度越来越大, 提了很多年的攻克癌症和艾滋等重大疾病, 越提越跟扯淡似的, 偶尔有些试用药出来, 实际效果比安慰剂也好不了多少。就这样的现状, 欧美大部分国家在把基础产业迁走之后, 留下的真空无法填补, 居然一步步的走向了产业空心化。在没有新兴产业支撑的背景下, 依然维持左派的滥发善心治理模式, 于是只能印钱, 但是印钱又不能凭空用, 必须依赖政府、企业和个人借债才能印得出去, 也就是有主体借钱, 央行才能借机印钱, 是为以债为铺。这么搞下来的结果, 就是全球步陷入货币和债务狂潮之中。债务堆积到根本还不上的地步, 连利息都还不上, 于是一步步降息, 甚至一堆国家降到了负利率的程度, 这就太扯淡了。就这样的情况, 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程度了。

基于这样的背景, 左派治国的根基已经被摧毁了, 接下来的趋势, 只能是右派上台收拾残局。于是从2016年开始, 右派开始走上台面。第一个标志性事件是美国的川普大爷上台, 这位爷算是最典型的美国式右派思维, 一上任就退出各种全球化组织, 恨不得连WTO都要退出。当然了, 由于美国的阻扰, 现在WTO的上诉机构整体瘫痪, 没人也没钱, 根本无从保持运作状态, 这个全球最大的经济组织已经处于事实崩塌状态。同时川大爷极力尝试扭转美国的资金与产业外流的局面, 一方面在国内大幅度减税, 鼓励各大企业存留在国外的资金回流, 不愿意回流的就给予处罚;另一方面则开打贸易战, 有意恶化国际贸易环境, 增加远期贸易的不确定性, 逼迫各经销商将视角转|回国内。至于难民, 川大爷连一个都不想要, 还要建边境墙将他们堵在外面, 哪怕难民就在墙边上集体饿死, 川大爷也是眉头都不会皱一下。这种铁血右派风格在美国国内引发了割裂式的争议, 在野的民主党以左派自居, 根本就无法接受。民主党从川大爷上台第一天起就看着他极不顺眼,认为大选输得冤枉,先是断定输是因为俄罗斯在后面帮忙的结果,于是一开始查找川大爷通俄的证据。折腾掉纳税人几千万美元后,发现证据不足以定罪 , 于是很快就偃旗息鼓。但民主党怎肯善罢甘休,马上又上演了一个川大爷里通乌克兰的大戏,胡乱鼓捣出两个罪名就开启了弹劾这个终极大招。

话说这个弹劾事由简直就是搞笑。民主党这边的前副总统拜登通过他的儿子的手勾结乌克兰的能源企业, 贪污了几百万美元。川大爷想要去查证一下, 结果民主党立刻跳出来大喊你不许查! 你查就是滥用总统职权, 必须被弹劾! 这种左派强盗逻辑已经让正常人无法理解了。所以民主党越是炒作弹劾, 川大爷的民调支持率就越高, 甚至包括左派媒体做出的民调都是如此。这事拖到年底, 民主党的这些做派眼看着就要把人恶心到吐了, 于是众议院启动弹劾流程, 依靠众议员里的民主党人数优势强行通过了这份扯淡的弹劾案, 但是接下来想要在共和党人数占优的参议院通过, 根本就不可能, 恨不得一提交参议院就会被瞬间否决。于是民主党又开始启动拖延战术, 声称无限期的将弹劾议案押后, 不提交给参议院。这玩法能活活把人恶心死, 都不知道要怎么收场。

蛮族勇士(老蛮):世界向右,中国向左

(众议院弹劾投票结果, 民主党内部投出两票反对, 一票弃权)

而在美国的大洋彼岸, 英国同样也启动了右转的步伐。2016年英国公投, 决定脱离欧盟。这个事背后有很深的历史原因, 英国与欧洲大陆的关系自古以来就是若即若离, 谈不上多紧密, 也就是双方在贸易往来上存在互补关系, 这才算是凑在一起。欧盟组建之后英国始终坚持自己相对独立的地位, 也拒绝加入欧元体系, 不愿意承担欧洲大陆其它国家的财政亏损补贴责任, 不愿意照搬欧洲大陆国家那种成本高昂的福利体系, 更不愿意接受难民(对, 你们没看错, 其实英国直拒绝接受难民)。在左派治理|达到经济上的极限之后, 英国下意识就要与左派泛滥到极致的欧洲大陆切割, 这就是英国脱欧的经济背景。

然而在英国脱欧公投完成之后, 实际的脱欧动作居然长期处于停滞状态。当时主导公投的首相卡梅伦骨子里也还是左派思维, 不敢继续干下去, 当即留位给了特丽莎·梅首相。梅首相也是骨子里的左派, 她整出了一份名义脱欧协议, 但具体内容是完全接受整个欧盟的贸易规则的约束, 并且还没有了申诉的权利。这种协议实在是匪夷所思, 无论是脱欧派还是留欧派对此都是一致大骂。梅首相尸位素餐到了2019年, 终于无从再抵挡历史大势, 黯然下台。接下来上场是约翰逊首相。这位爷乃是保守派政治世家出身, 干过政治记者, 当了八年伦敦市长, 在梅首相麾下当了两年外交大臣, 因为实在是看不惯梅首相搞出来的那套假脱欧协议, 于是愤然自立门户, 在今年年中抢走了梅首相的位置。

约翰逊首相乃是英国政坛最具有执行力的人物, 他迅速就与欧盟重新达成了新版的脱欧协议, 整体内容就是两分法, 英伦三岛当即脱欧, 与欧盟之间的贸易规则重新谈判确定;至于争议最大的北爱尔兰地区则网开一面一国两制, 在一定时间内继续遵行欧盟规则。这一版的脱欧协议当即赢得了老百姓的全面支持, 然而被左派掌控的英国议会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当搅屎棍, 坚决不愿批准这份民心所向的协议。约翰逊的牛逼之处就在于执行力强。既然议会不愿意批协议, 那就提议废掉本届议会, 重新选议员。议会选举时间定在了12月12日, 结果很有意思: 总共650个席位, 约翰逊带领的保守党获得了359席, 取得了绝对优势, 乃是保守党近20年来的最大胜利。在这场胜利的背后, 当然是民心倾向于右转的普遍表现。约翰逊趁胜追击, 到20号就在议会展开投票, 通过了脱欧协议。

这样摆在一起来看, 英美两国集体右转已经是既成事实。这还不止, 在澳大利亚那边, 整体右转的趋势也是非常明显。澳大利亚的执政党是自由党联盟 (不要因为里面有自由两个字就认为人家是左派政党, 人家是不折不扣的右派), 自2013年以来就上台执政。在上任后, 自由党联盟第一时间就决定停止扯淡的环保政策, 不理睬所谓碳排放限制, 发展火电。其它政策还包括收紧移民政策, 抵制难民;重新审视与中国的贸易关系等等。这些政策同样在澳大利亚内部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甚至有几万被左派媒体洗脑洗傻了的学生天天上街抗议自由党联盟执政不环保, 不够蓝天白云。就在这种巨大的争议声中, 保守党在2018年更换了党魁, 莫里森上任, 然后马上就迎来了一次全面的民意检验–2019年5月的澳洲议会选举。结果令人震惊: 被各种左派媒体骂得狗血淋头的自由党联盟取得了众议院151个席位中的74个, 而在选前声势浩大并在所有民调中都占据绝对优势地位的反对派工党, 则只获得65席。有了这一波民意加持, 澳大利亚的右转步伐无疑将会迈得更快。

这么总结起来看的话, 全球三大最主要的英语国家: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 不约而同的集体选择了右转之路, 毫无疑问, 这已经是一种具备普遍意义的趋势了, 不能再被视为个例了。欧洲大陆各国和加拿大现在基本上还是左派执政, 不过右派的势力已经非常确实的兴起, 对政坛的影响力也是与日俱增。加拿大今年10月的大选, 右派就狠狠的威胁了一把执政的小土豆总理, 小土豆总理所在的自由党(嗯, 这次这个自由党就是纯左派了)的议会席位从184剧烈下降到了157席, 未能在总数338个席位中获得超过半数, 虽然它依然是议会第一大党, 所以小土豆依然还可以当他的总理, 不过基本上已经跛了一条腿, 难以再肆无忌惮的右下去了。所以, 这两个月来, 小土豆总理突然开始向右派释放善意, 并向美国的川普总统靠拢。这种种行为背后, 当然都是有理由的。

说到这里, 我们现在很有必要回过头来, 审视我大中国的现状。中国虽然一致以来有所谓左右派的分法, 不过我国的左右标准与欧美根本就不是一码事。人家左派的五大标志性价值观, 在我们这里, 无论左右都不可能同时接受, 也绝不会同时反对。大致上, 我国的左派有三个核心特征: 唯上论, 上面说的都是对的, 照着执行就完事了, 思考观察总结什么的根本没必要;凡事只论利益, 不论是非;集体优先于个人。而我国的右派则相对显得理性, 崇尚观察和思考, 一般都有较强的是非观念, 并对保护个人权利有所追求。当然了, 这种区分乃是纯粹的个人价值观层面的东西, 跟欧美那套基于世界观层面的差异而划分出来的左右相比, 我大中国的左和右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 上不得台面。

不过最有趣的事情在于:欧美国家长达三十年的左派当权所引发的产业大迁徙, 中国是最大的利益既得者。在我大中国的高度看重利益的左派眼中, 欧美的左派无疑就是自己人, 那是一定要亲密接触并引为知己好友的。当然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 确实也有很多中国式的左派与欧美式的左派发展出友谊的实例。于是这就造成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局面: 我大中国的左派虽然根本就不是欧美意义上的左派, 对经济自由化根本就毫无兴趣, 更加不可能去发展社会福利体系, 然而他们却总是要尝试在一些可能的领域模仿欧美左派的作为, 比如搞物|权法和民法典, 就是一种左派式的政治正确。同时, 对于欧美各国右派势力崛起, 英美的左派候选人纷纷落选的情况, 我大中国的左派团体也始终转不过这个弯来, 总是下意识的就想站到人家的左派候选人那边去给人家摇旗吶喊, 去赌人家会赢, 在舆论上也对人家的右派候选人毫无好感, 各种报道都是恶意满满。

然而整个世界毕竟已经开始右转了, 无论我大中国的左派是否愿意, 这个趋势已经无法逆转的。全球化的经济组织和规则必定会被双边或多边规则所替代, 曾经向外输出资金和产业的欧美发达国家, 必将会选择回收资金和产业。而对于这一趋势, 我大中国的左派群体普遍措手不及, 他们对此的应对方式, 是往左走得更远一点, 试图抓住已经被驱离的英美左派的手, 两边携手起来, 共同对抗英美右派的崛起。只不过我们的左前方与英美的左前方, 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维度上, 我们往左边走得再远, 前面也是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英美的左派根本就没站在那里。

所以, 我估摸着我们继续这么往左边走下去的话, 或许走着走着, 就会发现根本走不通了, 也是很可能的事,呵呵。

本站文章欢迎转载,但是必须注明出处“开户之家”,并附上本文链接:https://www.com21.com/news/818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道轩
    道轩 十二月 24, 2019 5:41 下午

    在存量环境中,世界已经到了顶点了,当然要各扫门前雪了。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