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开户之家 - 港美股及期货比特币投资开户专家首页
  2. 投资要闻

蛮族勇士(老蛮): 墙里墙外,两种病毒

(本文中的所有数据均来源于各地卫健委官网)

一、墙外

我从湖北省外的新冠病情发展情况开始讲起。省外的数据相对可信,因为各地方政府没有隐瞒病情的动力。按照目前的局势发展,它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将每一宗潜在的轻症病人都充分挖掘并公布出来,然后对其居住小区和办公场所进行警戒或者封闭,这是目前最大的政治正确。

蛮族勇士(老蛮): 墙里墙外,两种病毒

截至2月6日,湖北省外的总确诊人数达到了九千这个层级,这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作为年龄性别地点随机且高度分散的数据样本,这个群体表现的重症率和死亡率规律,已经具备相当的可参考性了(湖北省内的病例过于集中并受到客观因素的极大影响,我们待会再说)。重症率毫无疑问一直在走低,从1月27日的16.21%,一直下降到2月6日的9.30%。更关键的是死亡率,从0.33%,一直下降到2月6日的0.20%,死亡总人数累计至今只有18人

即便我们按照最悲观的算法,考虑所谓平均病情发展周期十天的因素吧,十天之前的1月27日,省外也有1801名确诊病人了,这一千八百名病人在十天之后依然只带来了总共12人的新增死亡,按这种算法,死亡率依然只有0.67%(12/1801),远低于流感的死亡率,跟普通感冒的死亡率差不多。

下面,我要给出的是省外18名死亡案例中14名死亡病例的详细资料(2月6日的四名死亡案例详细资料尚未公布)。我这里不厌其烦的再强调一次,这些资料均来源于各地卫健委官网上的公开信息。我希望各位能好好看一下这份数据,省外累计至今的14名死者,他们的具体情况,对省外的13.5亿人而言,都具有参考意义,这种意义怎么高估都不过分。

蛮族勇士(老蛮): 墙里墙外,两种病毒

整体而言,这些死亡病例的平均年龄为69岁,普遍患有较为严重的基础疾病。对这些人而言,即使普通的感冒也足以致命。当然,在目前的省外九千确诊患者中,这种人绝对不在少数,但死亡人数也依然仅仅只有14名,这当然是因为这种新冠病毒的毒性有限,即便是面对老弱病残的杀伤力也非常一般,并没有传说中的一毒封喉的能力。

此外,某些圣母将这种省外的低死亡率归因于省外严格的交通管制以及对人群聚集的强力限制,各位,这些管制措施仅仅只对减少发病人数起作用,对于已经生病的患者来说,真正决定他的生死存亡的,就是疾病本身是否是否猛烈。省外患者群体的低死亡率,恰恰就是新冠病毒并不是很强的有力证明。当然,在湖北省内,决定患者生死的,还有其它关键因素,这一点我们下面就会讲到。

二、墙内

接下来,我们要来看湖北的数据。1月23号之后,湖北被完全封堵,除了各种有形的围墙之外,还有一道极其严密的无形心墙。这两堵墙,使得墙内与墙外,变成了两个世界。

蛮族勇士(老蛮): 墙里墙外,两种病毒

湖北省内,截至2月6日的累积死亡人数达到618人,死亡率2.79%。湖北的死亡总人数较省外高出33倍,死亡率较省外高出13倍。就这样的数据来看,湖北省内与省外的新冠病毒,看起来就好像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病毒。如果湖北省内的死亡人数存在遗漏情况的话(每个人都相信湖北省内必定有遗漏),那意味着墙内墙外的差异性更大。对这种情况,必须要给予深刻的解释。

在这里,我首先使用国家卫健委在2月4日记者会的文字实录中的原话来作为说明(放一个官网链接地址:  http://www.nhc.gov.cn/xcs/fkdt/202002/35990d56cfcb43f4a70d7f9703b113c0.shtml):“武汉市的死亡人数是313人,占全国死亡的74%,武汉市的病死率是4.9%,湖北省和武汉市的病死率都是高于全国水平的,如果除掉湖北省以外的其他省份的病死率是0.16%。所以,从这组数字大家可以看出,主要的死亡还是在湖北,主要还是集中在武汉……为什么武汉的病死率比全国其他的省份要高出这么多?我们也分析了一下,前期重症病人主要是收治在三家定点医院,这三家定点医院的重症医学床位只有110张,容量是远远不够的。其他的重症患者都是分散在20多家医疗机构,收治没有充分落实“四集中”的原则,收治这些病人比较分散,也不利于管理,另外也不是由重症医学科专业的医疗团队进行管理,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摊薄了优质医疗资源的力量,这也是导致重症患者病死率比较高的一个因素。接下来武汉将开设新的重症患者集中收治定点医院。在原有三家重症集中收治医院的基础上,也就是金银潭医院、武汉市肺科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之外,新开设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西院区、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和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计划收治1000名重症患者。”

事实上,这意味着整个武汉目前具备专业性和急救能力的重症病床,即便是在2月5日之后,也只有1110张,这是武汉在硬件上的接待极限。这种硬件问题,不是从外界援助医护人员或者口罩能够解决的。而在长达17天的封城过程中,武汉的发热病人每天都在寒风中排着几百米长的队伍,拥挤在资源匮乏的医院门前,形成交叉感染,这又会大大的加剧传播,并加重病情。因此湖北的重症率达到20%,高出省外一倍。这种情况长期持续的结果,武汉目前的重症病人占整个湖北的比例大致是九成左右。这意味着武汉现在的重症病人超过3600名,并且每天都还在数以百计的增加,而对应他们的,只有1110张重症病床。这就是墙内的现实。在这里我还需要解释一下的就是,雷神山与火神山医院都是简易建筑,短时间内也无法配备和调试大型医疗设备,在目前来说,它暂时还不具备对接重症患者的能力。

各位,你们必须意识到的是,就这1110张重症病床的使用者,其实并非只有新冠重症病人。冬季本来就是流感和社区型肺炎的流行季。流感(重症率10%,死亡率1%)每年冬季都要在武汉感染5万人,并带来5千名重症患者,这其中会有500人死亡。社区型肺炎(重症率15%,死亡率3%)的感染人数与流感接近,不过它的重症率和死亡率更高,它每年冬季都要带来7500名重症患者,这其中会有1500人死亡。以冬季时长100天,每个病人的病情进程15天计,每时每刻,武汉的流感与社区型肺炎的重症病人数,都保持在1900名左右的规模。与新冠类似,这些重症病患也大都是老龄多病人士。原本这些重症病患中的很大一部分,在短期安慰性治疗之后,大都会平静的接受死亡。生老病死,本就是人生常态,因此1千余张床位,大致上也足够使用。然而在目前这样人人自危的背景下,患者家属在不明确疾病种类和病情进展的情况下,所有的病患及家属,统统都要参与到这有限医疗资源的激烈竞争之中,去排队,去化验、去跪求,去住院,去网上大量发布求助信息。在这整个过程中,这些流感与社区型病患,又会与新冠病人形成交叉感染,最恶劣的情况,就是一个病人同时感染上流感、社区型肺炎与新冠病毒,在武汉,这种情况一定不少见。想想吧,区区8家定点医院,人工肺膜机(ECMO)这样的大型急救设备不到十台,1110张床位,而这有限资源所面对的,是超过5000名各式各样的重症病人。在这样的现实面前,无论患者是什么身份,无论是厅局级干部或者英雄医生,他们都需要面临医疗资源严重不足的问题,都随时可能因为大型设备前面轮候的病人太多而无法急救,从而导致死亡。

就目前这样的情况,再往武汉送人送物资,作用并不大。被国人寄予厚望的瑞德西韦或者克力芝这样的抗病毒药物,都是病毒阻断剂,也就是阻碍病毒的再生,但病患身体里已有的病毒,还是要依靠身体免疫力杀死。对于肺部已经严重受损并且存在交叉感染嫌疑的病患来说,他们的免疫系统的工作效率已经严重不足了,必须依赖完善的硬件设备,恢复身体机能,才能获得生的希望。基于这样的现实情况,我在此再次提出“三省援鄂”计划。

往武汉送人送物资,不足以解决其硬件资源严重不足的问题,那我们就反其道而行之,将病人往外送!邻近湖北的河南、湖南和安徽三省省会,距离武汉的车程都在4个小时以内。对于目前武汉的重症病患来说,十几天也都等了,也不在乎再坐4小时的车。这三省的医疗资源目前基本上都处于闲置状态,河南湖南全省的重症病患只有60余例,安徽不到10例。它们在医疗方面的硬件设备即使比不上武汉,也差不了太多,各自承受500名重症患者的能力,无论如何都是有的。能运出去1500名重症患者的话,湖北方面的压力会迅速减轻,整个医疗局面都会焕然一新。我在此郑重建议:河南、湖南和安徽三省,每天接走100名湖北的重症病人。如果不方便接的话,由湖北方面送过去也可以。并且湖北方面可以做出官方承诺,一旦病人死亡,不计入这三省的死亡率,所有责任都由湖北方面承担。新冠病毒的传染性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运送病人的车辆稍微做好防护,在路上和交接过程中由警车适当引导一下,也没有发生传播的风险。这种“三省援鄂”计划一旦开始实施,整个湖北的人心也就稳了,争夺医疗资源的现象就会停下来,湖北的死亡率就会真正出现大幅度下降。

三、全局转折点

蛮族勇士(老蛮): 墙里墙外,两种病毒

现在新冠病人的确诊人数,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开始进入下降通道了。这是由于新冠病毒的传染性有限,并不具备大规模感染非亲密接触者(我定义为C)的能力,浙江昨天发布的所谓眼神接触20秒就传染的个别案例过于玄幻,可信度并不高。深圳曾经发布了三名所谓C的案例,但是很快就查明其中一位隐瞒了长期的湖北旅居史,让深圳方面火冒三丈,并计划对其启动刑事追责,至于其它两名的情况,可信度也不高。同时,相对于现在深圳200多名确诊病例来说,只有两名有嫌疑的C,比例也太低。由于C始终都没有大规模出现,因此全国范围内的确诊病例数开始下降,也就是理所应当的事。

全国范围的确诊病例数,2月4日达到峰值的3887人之后就掉头往下,到2月6日下降到3143人,降幅19.1%。在湖北省外,转折点其实来得更早,1月30日就到了。2月2日之后春运启动,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开始,即便是各地启动自我封闭模式也无法阻止,于是省外确诊病例数出现了短暂上升,但是新冠病毒的传染力始终有限,非亲密接触型传染者C即便在春运启动之后也没有大规模出现,因此2月3日达到峰值的890人之后又开始掉头往下,到2月6日已经下降到696人,降幅达到21.8%。湖北省内的话,2月4日达到峰值的3156人,2月6日下降到2447人,降幅22.5%(为医疗资源所限,湖北省内到目前应该都还存在统计遗漏现象,不过这种现象一直存在,前后数据都是在遗漏背景下进行的统计,口径一致,因此确诊人数减少的大趋势也是可信的)。

综合这些因素,我唯有希望,在转折点已经出现的当口,在省外的医疗压力越来越小,而湖北省内的压力大到无从宣泄的时刻,三省援鄂,或者举国援鄂的计划,能够得到实施!希望那些在绝望中等待一张永远都不可能等到的床位的湖北患者,能够在湖南、在河南、在安徽,在周边地区的温暖的医院里,找到一张能够安躺的病床!希望圣母们能够稍微打开心墙,不再一边坚定的把湖北人封堵在医疗资源严重不足的湖北境内,一边假仁假义的转发他们的求助信息!

如果我的这些愿望能够实现,那么这个冬天,也不会再像现在这么寒冷,透入骨髓一般的寒冷!

本站文章欢迎转载,但是必须注明出处“开户之家”,并附上本文链接:https://www.com21.com/news/843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