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开户之家 - 港股美股投资开户专家首页
  2. 投资要闻

蛮族勇士(老蛮): 曙光大放之际,谁来帮扶武汉?

首先,还是按最近这几天的惯例,放上湖北省外的新冠病情数据追踪表,并且直接给出结论:省外的新增病例连续下降的趋势已经确立,现在已经不止是曙光,已经是上午十点的太阳了。

蛮族勇士(老蛮): 曙光大放之际,谁来帮扶武汉?

2月7日,省外新增病例558宗,较前日的降幅19.8%,较2月3日的峰值降幅37.3%。关于这一新增确诊数量连续下降背后的逻辑,我不厌其烦的再次解释如下:从目前各地公布的确诊案例情况来看,基本上都是具有湖北旅居史的A,传染给其亲密接触者B。但是,无论A还是B,都极难传播给非亲密接触者C。在省外至今为止9千余宗确诊案例中,关于非亲密接触型的感染者C,一个巴掌都能数得出来,每次出来一个疑似C,都要搞出一个大新闻,因为这是病毒传染性升级的标志。然而恶搞之处在于,其中的大部分疑似C,在警方介入进行详细调查之后,往往都会发现是患者有意隐瞒了自己的湖北旅居史,当地政府往往因此火冒三丈,要追究患者的刑事责任。

由于C极其稀少,因此我们从2月23日湖北封省(其实封省的时候春运已经结束了,该返乡过年的早就回去了)开始算,7-14天的潜伏期,最早1月30日,最迟2月6日,A就消耗完毕了,理论上的转折点就到了。在这之后,无非是B在自己的亲密接触者之间还能形成一定的小规模传播,已经不足为患了。

再回到一开始的数据表。1月30日省外新增确诊数达到了阶段性的峰值762宗之后,就开始掉头往下,连降两天。2月2号开始重启春运,湖北省外各地严厉的交通禁行措施依然无从阻止中西部穷苦的民工出来挣钱,于是新增确诊数量出现了连续两天的回升,2月3日达到春运峰值890宗,此后省外新增确诊就迅速下降,2月6日降到696宗,注意,这是A被刷完的时刻,理论上接下来新增确诊数一定会有一波迅速下降。果不其然,2月7日就迅速降到了558宗。理论与现实数据,就此形成了完美印证——我们已经可以断言:非亲密接触型的感染者C,在统计意义上不存在!再接下来,我们就只需要等着B被刷完就可以了,这个新冠事件,就结束了。B被刷完的最后时间节点,2月6日之后的14天,也就是2月20日。本公号的老读者都知道,我在1月21日的时候就斩钉截铁的公开发布了我的看法,一个月内,这个事件就会结束。这个判断背后的逻辑依据,就在于此。

好吧,这件令湖北省外13.4亿人恐慌到寝食难安的事,现在的拐点已经非常清晰了,再继续下去,撑死了也就延续到2月20日了。只要这个死亡率只有千分之二的弱鸡病毒,在这段时间内不发生传说中的变异,那么,这件事就算是结束了。在结束之后,我们再来研究与总结我国在经济和社会文化上为了此事而付出的代价,这事不急。我们接下来继续看湖北的情况。

蛮族勇士(老蛮): 曙光大放之际,谁来帮扶武汉?

2月7日湖北的确诊病例数较前日有了少许增长,这是由于湖北省方面从7号开始全面铺开了核酸检验,开始了全民大筛查,对任何稍微具备嫌疑的病人,一律进行检验,这就将人群中那些症状很轻的患者都找了出来。截至2月7日,湖北总共死亡699名患者,其中武汉死亡545例,占比78%。这大概可以作为武汉的重症病例占全省的比值一个参考,与现实情况应该没有多大的差异。

按这样算的话,截至2月7日湖北总共5195名新冠重症患者,武汉有4052名!而在昨天的文章《两种病毒》中,我们已知的关键信息是,整个武汉可以拿出来的专业重症病床,只有1110张!4千名新冠重症病人,再算上每年冬季必定会爆发的流感和社区型肺炎带来的1900名重症病人,去争夺1千张病床,这简直就是噩梦!这也是武汉的死亡率远远高出全国的根本原因。各位,你们一定要清晰的知道,专业的重症病床,并不是在火神山雷神山之类的简易建筑里,或者在体育馆里,可以随随便便的搭建起来的。对人员的要求就不说了,目前而言专业人才反而是最容易补充的,关键在于,它需要清洁无菌的环境,独立的空调系统;它还需要齐全的氧气机、心电仪以及极其昂贵和精密的人工肺膜机(ECMO)等急救设备;必要时它也能随时化身为手术室,对患者进行开胸急救。就这些硬性要求,武汉方面根本就不可能再找出任何一间多余的重症病床了!

蛮族勇士(老蛮): 曙光大放之际,谁来帮扶武汉?

(财新采访照片。2月7日的武汉中心医院,还在排着长队等待吊针的患者们。所谓交叉感染,就是由此而来)

更加麻烦的是,整个湖北的重症患者数量,由于医疗资源极端不足的问题,正处于剧烈的上升通道之中!2月6号和7号这两天,每天的重症患者增加量都在1000名左右!这是非常非常恐怖的现象,由于这种恐怖的重症患者增量,整个湖北的重症率正在迅速提升,从2月5日的18.47%,提升到了2月7日的23.62%。拉高湖北重症率的原因,我们不会有任何疑问,这一定是因为医疗资源极端不足的武汉。6千名各式各样交叉感染的重症患者去竞争一千张病床,去排队竞争屈指可数的几台大型急救设备,实在是竞争不到的,就只能与轻症症状患者一起排队排7个小时打吊针,然后将轻症患者也拖入重症的行列。各位,你们一定无法想象交叉感染到底是什么——普通感冒+流感+社区型肺炎+新冠肺炎+耐药菌感染(对的,医院是一个充斥着各种耐药菌的环境)的结果,就是医院方面几乎毫无应对办法,如果不上人工肺膜机这样全武汉不到十台的大型精密设备,根本就急救不了。

为了提高武汉的重症治愈能力,中央的应对方式是两个,第一是给人,向武汉大量派出急救专家。第二,是给钱,让武汉去紧急采购大型急救设备。

蛮族勇士(老蛮): 曙光大放之际,谁来帮扶武汉?

给人的事情就不多说了,没有病床,没有设备,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来了再多的急救医生,也无济于事。至于现在临时紧急购置设备的事,从下单、生产、配送、安装、调试、验收到最后用于急救,按最乐观的预计,没有两个月,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各位,这就是武汉的现实。在这样的现实之下,无论什么人,无论他是吹过哨的英雄医生,还是有重大贡献的高级干部,统统逃不过现实的死亡威胁。在这样的现实背景之下,唯一的应对办法,就是将武汉的病人往外送!往周边省份乃至是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送!现在一线城市的重症病人普遍都只有10-20名左右,医疗资源高度闲置,完全可以接收数以千计的武汉同胞。武汉病人外送的办法很多,长途救护车不足的话就开普通铁路卧铺专列(不需要动用高铁)。现在普通铁路的使用率已经不高了,救护车可以直接开上专用月台,走员工与货物专用通道,与普通乘客可以全程物理分离。卧铺专列的内部空间较大,一次就可以运送上百名重症病人,一般的急救设备也能上车,可以满足运送过程中的应急需要。武汉的铁路系统四通八达,往全国任何一个方向都能发出全程不停的专列,10个小时以内就能达到全国任何重点城市。这样的操作模式也没有多高的意外风险,各地政府完全可以承受。能够有2-3千名重症患者转移出去的话,武汉的医疗压力立刻就小了,死亡率也会立刻下降到与全国的千分之二接近的水平,武汉也就能与全国一起迎接曙光的到来。

然而令人难以理解的是,就在昨天,针对湖北各项医疗资源严重不足的问题,国家卫健委发布了十六省一省包一市的措施,其中居然没有武汉!虽然现在这个十六省定向帮扶的政策还不清晰,并不确定这些省份是否会从定向帮扶城市接走病患,不过既然有了一个“包”字,那么就有了不可推卸的责任。只要这些城市的重症数量在后期实在是超出了当地的接受能力,这些省就不得不选择这最终的解决路径——接走病患。

蛮族勇士(老蛮): 曙光大放之际,谁来帮扶武汉?

对于武汉居然未被认领的情况,我简直是无言以对,不知道如何评价。这些天来,我每天都在大声疾呼“三省援鄂”计划,主要就是为了把武汉的重症病人转移出来,结果现在居然完美避开了武汉。对于此,我只能发出昨天晚上九点的一段采访实录,来结束本文。

蛮族勇士(老蛮): 曙光大放之际,谁来帮扶武汉?

谢谢大家!希望大家能够继续为了武汉绝望的重症病患转移出来治疗大声疾呼!相信我,你们发出的声音,一定能够形成舆论上的影响力,并影响到决策层。向各位鞠躬为礼!

本站文章欢迎转载,但是必须注明出处“开户之家”,并附上本文链接:https://www.com21.com/news/844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