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最新持股

  • 巴菲特又破例了,黄金股成二季度唯一建仓,彻底清仓航空股,减持银行股

    导读:不买黄金的巴菲特“打破禁忌”,伯克希尔二季度只有一项新建仓——巴里克黄金,还彻底出清航空股,继续减持银行股。 近几个月美股市场和黄金的疯狂表现,令“股神”巴菲特也不得不更新投资理念,打破“禁忌”。 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最新公布的13F报告显示,该公司二季度只有一项新建仓——巴里克黄金。 报告公布后,巴里克黄金盘后大涨4%。 巴菲特此前对黄金“嗤之以鼻” 值得注意的是,巴菲特此前一直对黄金没有什么好感。过去几十年来,巴菲特一直对黄金“嗤之以鼻”。 1998年,巴菲特在哈佛大学发表演讲中说道:“黄金从非洲或者哪里被挖出来,我们将其融化后再度掩埋,还要找人再周围看护。黄金没有实际用处,火星人对人类的行为感到不解。” 他有一句对黄金的最著名评论:做多黄金,就是在做多恐惧。如果人们变得更恐惧,你就能赚钱,如果他们变得不那么恐惧,你会亏钱,但黄金本身不会产生任何东西。 2018年,巴菲特曾表示,76年前在标普500投资1万美金今天将值5100万美金。同时,当年投资1万美金黄金今天则只值40万美金。 直到2019年,巴菲特依然在致股东信中奚落黄金,认为黄金这种“神奇的金属”无法与“美国梦”相提并论。 彻底清空航空股,减持银行股 除了买入黄金股让投资者“惊掉下巴”,伯克希尔二季度13F报告还显示,巴菲特彻底清仓了航空股和部分餐馆股,并继续减持银行股。 报告显示,伯克希尔在二季度清仓了高盛、达美航空、西南航空、美联航、美国航空、西方石油、Restaurant Brands。 在今年早些时候,巴菲特警告称,疫情已给航空业带来了根本性的变化。 伯克希尔对这一危机何时可能结束表达了谨慎看法。该公司表示:“新冠病毒大流行在第二季度造成商业航空旅行的实质性下降。根据我们的判断,商业航空公司和航空航天工业复苏的时机和程度可能取决于有效治疗病毒的药物或疫苗的开发和大规模分销。” 13F报告还显示,伯克希尔在二季度减持了摩根大通、富国银行、万事达、Visa、PNC金融、M&T Bank、纽约梅隆银行,增持克罗格、Suncor能源。 截至2020年6月30日,伯克希尔在摩根大通的持仓从一季度的的5770万股减少至2220万股,富国银行持仓由一季度的3.332亿股减至2.376亿股。 消费股方面,伯克希尔二季度的苹果公司、美国银行、可口可乐、美国运通、卡夫亨氏持仓不变。 报告公布后,高盛盘后跌0.6%,摩根大通盘后跌0.4%,富国银行跌1%。 桥水二季度也大幅增持黄金 巴菲特并非唯一在二季度加码投资黄金的大佬,Paulson & Co和桥水基金二季度均增持黄金。 桥水二季度大幅加仓SPDR Gold Trust 黄金ETF,占投资组合比例为15.34%,加仓幅度34%,持仓价值超9亿美元。 此外,桥水对第五大重仓股Ishare Gold Trust(IAU)的增持比例也高达35%。两者合计的期末市值达11亿美元。 文:华尔街见闻

    August 16, 2020
    213 0
  • 巴菲特2019年最新持股(伯克希尔哈撒韦2019最新持股)

    截止2019年2月份,巴菲特(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的最大的股票仓位以及变更如下。 1.美国运通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AXP,多年来持有1.516亿股股票。 2.苹果公司 纳斯达克股票代码:AAPL,在13F文件中被列为2.4959亿股,较9月份的252.47百万股略有下降。 3.美国银行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BAC,截至12月底的股票数量为8.9617亿股,增加了约1900万股。 4.可口可乐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KO,还是4亿股,这是多年来巴菲特持股没有改变的一个股票。 5.富国银行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WFC,减持以后的股票数量为4.2677亿股,低于2018年9月的4.4236亿股和2019年6月份的4.52亿股,更早以前曾持有4.565亿股。 6.卡夫亨氏公司 纳斯达克股票代码:KHC,也是持续的大规模控股,超出了最大的公共股本持股的正常账面记录。截至2018年12月底,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拥有卡夫亨氏3.2563亿股股票。 值得注意的是,巴菲特在最近几个季度宣布,伯克希尔哈撒韦减持了一些富国银行的股份,将使该集团的持股比例低于10%的重点监察门槛,以减轻监管备案责任,以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要求的类似责任。巴菲特投资组合的变化总是渐进式的。 伯克希尔哈撒韦控股公司可能还有其他细微的变化,但截至2018年12月31日,头寸的主要变化,如下所示: 1.美国航空集团公司 纳斯达克股票代码:AAL,现持有4370万股股票,相比2018年初持有4470万股有所下降。 2.纽约梅隆银行 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BK,截至2018年12月底,增持至8094万股,高于同年9月底的7785万股和6月份的6480万股。 3.DaVita Inc. 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DVA,持有3865.6万股股份,与2018年9月份持平。 4.达美航空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DAL,持有6554万股,与2018年9月份持平。但与2018年6月份的6367万股相比有所增加,也高于2018年3月份的持股数。 5.通用汽车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GM,2018年12月份持有7227万股,高于同年9月份的5246万股和6月份的5139万股。 6.高盛集团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GS,持有1835万股,与2018年9月底持平,但略高于2018年初的水平。 7.摩根大通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JPM,在2018年9月份被列为新股,但截至2018年12月底,持有5012万股,同年9月份为3566万股。 8.甲骨文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ORCL,截至2018年9月底持有4140万股的新股份,但12月份的13F文件没有甲骨文。 9.Phillips 66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PSX,截至2018年底,Phillips 66 减持至1190万股,低于9月份的1543万股,远低于巴菲特决定退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10%控股门槛时的3470万股股票。 10.PNC金融服务集团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PNC,从2018年12月增持至826万股,同年9月为609万股。 11.RedHat Inc.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RHT,在2018年底被列为418万股新股,但这可能是IBM合并价差的套利。巴菲特和他的团队过去曾做过类似的并购交易。 12.西南航空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LUV,截至2018年底为5485万股,低于同年9月份的5605万股和6月底的5654万股。 13.StoneCo Ltd. 纳斯达克股票代码:STNE,截至2018年底,持有约1,417万股新股。 14.森科能源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SU,持有1076万股的新股。 15.Travelers Companies Inc.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TRV,2018年12月底增持至596万股,在同年9月底为354万股新股。 16.美国联合大陆控股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UAL,持有2194万股,低于2018年9月份的2598万股,6月份的2668.4万股和3月份的2770万股。 17. US Bancorp 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代码:USB,截至2018年12月底持有1.2931亿股,高于同年9月的1.2492亿股和6月底的1.0069亿股。

    March 31, 2019
    1.1K 0
  • 股神巴菲特2019年致股东公开信(全译文)

    北京时间2月23日晚,“股神”巴菲特发布了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致股东信》,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也公布了2018年财报。 鉴于发表于2019年,外间一般称为巴菲特2019年致股东公开信,但信中主要讨论的是伯克希尔在2018年的得失。 依照惯例,第一页是伯克希尔的业绩与标普500指数表现的对比,2018年伯克希尔每股账面价值的增幅是0.4%,而标普500指数的增幅为负4.4%,伯克希尔跑赢了4.8个百分点。长期来看,1965-2018年,伯克希尔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8.7%,明显超过标普500指数的9.7%,而1964-2018年伯克希尔的整体增长率是令人吃惊的1091899%,也就是接近11000倍,而标普500指数为15019%。 巴菲特致股东信第1页对比企业业绩与美股标杆:标普500指数的表现 上表注:表中数据为正常日历年的数据, 但以下的年度例外:1965年和1966年均为截至当年9月30日,1967年总计为15个月,结束于当年12月31日。从1979年开始,会计规则要求保险公司对其所持的股票证券以市值进行估值,而不是依据此前的会计规则,以成本或市值两者之间的较低值进行估值。这张表格中,伯克希尔1978年及之前年度的业绩被修订,以符合修改后的会计规则。在本表所有的其他方面,我们的业绩结果都是使用最初报告的数字进行计算。标普500指数的表现是税前数字,而伯克希尔的数据是税后数字。如果一家诸如伯克希尔这样的公司只是简单地持有标普500指数股票并负担适当的税款,在标普500指数为正回报的年份,这家公司的业绩将明显落后于该指数;但在标普500指数出现负回报的年份,该公司的表现将超过标普500指数。多年以后,税收成本会导致该公司累积的落后标普500指数的程度达到很高的水平。 这封致股东信的受众远远超过该公司的投资者群体,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希望从信件中了解这位传奇投资者的投资心态,以此作为对未来经济和市场的预测。 对价值投资者来说,巴菲特每年的致股东信是宝贵的学习资料,新浪财经全文翻译如下。 巴菲特2019年致股东公开信全译文: 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东: 根据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伯克希尔2018年盈利40亿美元,其中包括:2018年公司运营利润为248亿美元,30亿美元的非现金亏损(无形资产减值)几乎都来源自我们对卡夫亨氏的持股,28亿美元的实际资本收益来自卖出所投资证券,206亿美元的亏损来自我们投资组合中未实现资本利得的减值。 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的新规定要求我们在收益中包括最后一项。正如我在2017年年报中所强调的,无论是伯克希尔副董事长查理-芒格,还是我都不认为这条规则是明智的。相反,我们两人一直认为,在伯克希尔,这种按市值计价的变化将导致“我们的净利润出现剧烈而无常的波动”。 这一预言的准确性可以从我们2018年的季度财报中看出。在第一和第四季度,我们分别报告了11亿美元和254亿美元的GAAP亏损。在第二和第三季度,我们分别报告了120亿美元和185亿美元的利润。与这些剧烈波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伯克希尔旗下的许多业务在各个季度都实现了持续且令人满意的运营利润。全年来说,这些业务的利润比2016年176亿美元的高点还要高出41%。 我们每季度的GAAP收益的大幅波动将不可避免地继续下去。这是因为我们庞大的股票投资组合——截至2018年底价值接近1730亿美元——经常会经历单日20亿美元或更多的价值波动,而新规则都要求我们必须立即将这些波动计入我们的净利润。事实上,在股价高度波动的第四季度,我们有好几天都经历了单日“盈利”或“亏损”超过40亿美元。 我们对此的建议?请关注运营收益,少关注其它任何形式的暂时收益或损失。我的这番话丝毫不削弱我们的投资对伯克希尔的重要性。随着时间推移,我和查理预计我们的投资将带来可观收益,尽管时机具有高度不确定性。 长期阅读我们年度报告的读者会发现今年这封信的开头与往年不同。在近30年的时间里,给股东信的第一段都描述了伯克希尔每股账面价值的百分比变化。现在是时候放弃这种做法了。 事实是,伯克希尔账面价值的年度变化——它不会再出现在股东信第2页。这种做法已经失去了其曾有的意义。有三种情况使它失去了关联性。首先,伯克希尔哈撒韦已经逐渐从一家股票投资公司转变为一家经营企业型公司。 查理和我预计这种转变将以一种不规则的方式继续下去。其次,尽管我们的股权价值是按市场价格计算的,但根据会计准则,我们旗下所运营公司被计入的帐面价值远低于其当前价值,这种错配在近几年越来越明显。 第三,随着时间的推移,伯克希尔很可能会成为其股票的重要回购方,回购将发生在股价高于账面价值,但低于我们对其内在价值的估计之时。这种收购的数学原理很简单:每笔收购都使每股内在价值上升,而使每股账面价值下降。两者结合将导致账面价值越来越脱离经济现实。 在未来的财务业绩表中,我们将关注伯克希尔的市场价格。市场可能非常反复无常:只需看看第2页列出的54年历史业绩便知。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伯克希尔的股价将提供最佳的业绩衡量标准。 在继续讲之前,我要告诉你们一些真正的好消息——这些都没有反映在我们的财务报表中。它涉及我们在2018年初进行的管理层改革,当时Ajit Jain受命负责所有保险业务,而Greg Abel则获得统管所有其他业务的授权。这些分权早就应该进行了。伯克希尔现在的管理,比我独自监督运营时要好得多。Ajit和Greg拥有罕见的天赋,他们的血管中流淌的是伯克希尔的血液。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你拥有些什么。 要看森林,忘记树木 投资者在评估伯克希尔时,有时候会过度关注我们众多不同业务的细节,也就是我们所谓的“树木”。由于我们有大量不同的样本——从细嫩枝条到参天巨木,分析这些样本会让人头脑发麻。我们的有些树木可能罹患疾病,可能撑不过10年了。而其他一些树木,必将成长得高大健美。 幸运的是,想要粗略估计伯克希尔的内在商业价值,没有必要单独去评估每一棵树。那是因为我们的森林包含五个重要的“果林”,每个果林都可以相当准确地进行整体评估。其中四个果林是按照不同的业务和金融资产划分的集群,这样很容易理解。第五个果林——即我们庞大而多样化的保险业务——以不太明显的方式为伯克希尔提供了巨大的价值,我将在本函后面解释。 在我们更仔细地研究前四个果林之前,让我提醒一下您在资本配置中的首要目标:部分或全额购买具有良好管理的和持久经济特征的企业。我们还需要以合理的价格购买这些资产。 有时候,我们可以购买通过了我们考验的公司的控制权。但更常见的是,我们要在上市公司中发现我们寻求的特性,进而收购5%到10%的股权。在美国企业中,我们双管齐下的大规模资本配置方法很少见,但它会给我们带来重要的优势。 近年来,我们遵循的合理做法是明确的:许多股票为我们提供的资金,远远超过我们通过整体收购该企业所获得的资金。这种差异导致我们去年购买了约430亿美元的可出售股票,而仅售出190亿美元股票。查理和我认为,我们投资的公司提供了极好的价值,其回报远远超过收购交易。 尽管我们最近增持了可出售的股票,但伯克希尔的森林中最有价值的果林仍然是伯克希尔控制的数十家非保险业务公司(通常拥有100%的所有权,从不低于80%)。这些子公司去年赚到168亿美元。此外,当我们说“赚”时,我们说的是扣除了所有的税收、分红、管理层奖励(包括现金和股票奖励)、重组开支、折旧以及总部办公经费之后的盈利。 这种收入与华尔街银行家和企业CEO们经常吹捧的收入大不一样。很多时候,他们的演示文稿都有“调整后EBITDA”,即扣除了许多太过真实的成本之后的、经过重新定义了的所谓“收益”。 例如,管理层有时声称,他们公司基于股票的薪酬不应算作支出。(那它还能是什么呢?来自股东的礼物?)重组开支?好吧,也许去年的精确重组不会再发生了。但这样或那样的重组在商业中是很常见的——伯克希尔在这条路上已经走了几十次,我们的股东总是承担这样做的成本。 亚伯拉罕•林肯曾经提出过这样的问题:“如果你将狗的尾巴当作一条腿,那么它有多少条腿?”然后他回答了自己的问题:“还是四条,因为把尾巴称为一条腿并不代表它就是一条腿。” 林肯在华尔街会倍感孤独的。 查理和我坚定认为,我们14亿美元的收购相关摊销开支(详见K-84页)不是真正的经济成本。当我们同时评估私营企业和有价证券时,我们将这种摊销“成本”加到GAAP收益中。 相比之下,伯克希尔84亿美元的折旧开支低估了我们真正的经济成本。事实上,我们每年都需要花费超过这个数额,才能使我们的许多业务保持竞争力。除了这些“维持”资本支出外,我们还花费大量资金追求增长。总体而言,伯克希尔去年在工厂、设备和其他固定资产上的投资达到创纪录的145亿美元,其中89%用于美国。 伯克希尔价值第二的“果林”是它的股票投资组合,通常涉及一家非常大的公司的5%至10%所有权。如前所述,截至年底,我们的股票投资价值近1730亿美元,远远高于其成本。如果该投资组合按年底时的价值出售,仅联邦所得税就要缴纳约147亿美元。很有可能的是,我们将持有这些股票中的大部分很长一段时间。不过,最终的收益总会产生税收,无论出售时的税率如何。 我们的被投资方去年给了我们38亿美元股息,这个数字在2019年还会增加。然而,远比股息更重要的是,这些公司每年留存的巨额利润。考虑一下,作为一个指标,这些数字只涵盖了我们最大的五个持仓股。 GAAP——它规定了我们报告的收益——不允许我们将被投资企业的留存收益包括在我们的财务账户中。但这些收益对我们来说有着巨大的价值:多年来,我们的被投资方(视为一个整体)留存的利润最终为伯克希尔带来了资本收益,相对这些公司为我们再投资的每一美元,它们给我们带来的资本收益之和超过1美元。 我们所有的主要资产都有很好的经济价值,而且大多数公司都用留存收益的一部分来回购他们的股份。我们非常喜欢这一点:如果查理和我认为被投资方的股票被低估了,那么当管理层利用部分收益来提高伯克希尔的持股比例时,我们会感到很高兴。 以下是上表中的一个例子:伯克希尔在美国运通的持股量在过去八年中保持不变。同时,由于公司回购,我们的所有权份额从12.6%增到17.9%。去年,在美国运通赚取的69亿美元中伯克希尔所占的份额为12亿美元,相当于我们为购买这家公司股权支付的13亿美元的96%。当收益增加且在外流通股数量下降时,股权所有者 – 随着时间的推移 – 通常会表现良好。 伯克希尔的第三类资产是我们与他方共享控制权的四个公司。我们在这些企业税后运营利润中的份额分别为:卡夫亨氏的26.7%、Berkadia公司的50%,德克萨斯电力传输公司的50%,Pilot Flying J的38.6% – 2018年总计约13亿美元。 我们资产的第四部分,伯克希尔持有价值112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其他现金等价物,另有200亿美元的各类固定收益工具。我们认为这些储备中有一部分是不可动用的,我们承诺永远持有至少200亿美元的现金等价物,以防范外部灾难。我们还承诺避免任何可能威胁到我们维护这一缓冲资本的行动。 伯克希尔将永远是一个金融堡垒。在管理的过程中,我会犯一些代价高昂的委托错误,也会错过很多机会,其中一些对我来说是显而易见的。有时,随着投资者逃离股市,我们的股票会暴跌。但是我绝不会冒现金短缺的风险。 未来几年,我们希望将大量过剩流动性转移到伯克希尔长久拥有的业务上。然而,眼下的前景并不乐观:对于那些拥有良好长期前景的企业来说,价格高得离谱。 这一令人失望的现实意味着,到2019年,我们可能会再次增持已有的有价证券。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希望能获得“大象”级的收购。即使在我们分别达到88岁和95岁的时候——我是其中年轻的那位,这种前景也会让我和查理的心跳加快。(仅仅是写可能会有一笔大买卖,就会使我的脉搏跳得飞快。) 我对购买更多股票的预期并不是看涨市场。查理和我不知道股市下周或明年的走势如何。这种预测从来都不是我们行动的一部分。相反,我们的思维集中在计算一项有吸引力业务的一部分价值是否高于其市场价格。 我相信,伯克希尔的内在价值可以通过将我们四大类资产的价值加起来,然后减去出售有价证券最终应缴纳的税款,来近似衡量。 你可能会问,如果我们出售我们的某些全资企业,伯克希尔可能会承担的主要税务成本是否应该得到免税额。忘记这个想法吧:我们卖掉任何一家出色的公司都是愚蠢的,即使出售它不需要缴任何的税。真正优秀的企业非常难找到。卖掉任何你足够幸运才拥有的东西是毫无意义的。 在计算伯克希尔旗下非保险公司的收益时,我们所有债务的利息成本都被当成开支减掉了。除此之外,我们对前四类资产大部分所有权的获得,都是由伯克希尔的第五类资产组合——一系列出色的保险公司来提供资金。我们把这些资金称为“浮存资金”,我们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资金是零成本的,甚至可能更低。我们将在这封信的后面解释浮存资金的特性。 最后,一个关键且持久的要点是:伯克希尔通过将五类资产整合成一个实体来实现价值最大化。这种安排使我们能够无缝、客观地配置大量资金,消除企业风险,避免孤立,以极低成本为资产提供资金,偶尔利用税收效益,并将管理费用降至最低。 在伯克希尔,整体效益大于其实是远大于各部分之和。 回购与报告 之前我提到过伯克希尔会时不时地回购自己的股票。假设我们以低于伯克希尔内在价值的价格购买股票(这肯定是我们的意图),回购将对那些即将离开公司的股东和留下来的股东都有利。 的确,对那些即将离开的人来说,回购的好处微乎其微。这是因为我们的谨慎购买将使伯克希尔股价受到的影响降至最低。尽管如此,在市场上有一个额外的买家对卖家总归还是有好处的。 对于留下的股东,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市场对即将离开的股东的持股价值定价为每1美元为90美分,那么,留下股东的持股价值将随着每一次回购提高。显然,回购应该是对价格敏感的:盲目回购高估的股票会摧毁价值,许多过于乐观的公司首席执行官们不理解这一点。 当一家公司说它在考虑回购时,至关重要的是,所有股东-合作伙伴都能获得他们需要的信息,以便对其价值做出明智的评估。提供这些信息是我和查理在这份报告中正在试图做的。我们不希望合伙人因为被误导或信息不充分而将股份卖回公司。 然而,一些卖家可能不同意我们的价值评估,其他人可能发现比伯克希尔股票更具吸引力的投资机会。第二种人中的一些人可能是正确的:毫无疑问,许多股票将带来比我们大得多的收益。 此外,有些股东会决定,是时候让他们或他们的家人成为净消费者,而不是继续积累资本。查理和我现在还没有兴趣加入他们。也许到了老年,我们会成为挥金如土的人。 54年来,我们在伯克希尔的管理决策都是从股东的角度出发的,而不考虑卖出股票而离开的股东的想法。因此,我和查理从不关注当前季度的业绩。 事实上,伯克希尔哈撒韦可能是《财富》500强中唯一一家不准备月度收益报告或资产负债表的公司。当然,我会定期查看大多数子公司的月度财务报告。但查理和我只会按季查看伯克希尔的整体收益和财务状况。 此外,伯克希尔没有全公司范围的预算(尽管我们的许多子公司认为这有用)。我们不这么做,意味着母公司从来没有一个“量化”季度目标。避免使用这种预算工具会向我们的许多经理人传递一个重要的信息,强化我们所珍视的文化。 多年来,查理和我目睹了各种各样的不良企业行为,包括会计和运营方面的,都是因为管理层为满足华尔街期望的愿望而导致的。为了不让“华尔街的人”失望,开始时只是“无辜”的捏造——比如季度末的贸易数据、对不断上升的保险损失视而不见、或动用“小金库”储备——这可能成为走向全面欺诈的第一步。“就这一次”很可能是首席执行官的初衷,但最终的后果会很可怕。如果老板可以稍微欺骗一下,那么下属也很容易为类似的行为找到借口。 在伯克希尔,我们的听众既不是华尔街分析师,也不是评论员:查理和我都在为我们的股东-合作伙伴工作。流向我们的数字就是我们发送给您的数字。 非保险业务——从棒棒糖到火车头 让我们再看看伯克希尔公司最有价值的小果林吧——即我们的非保险业务集合,记住,我们不希望不必要地向竞争对手提供可能对它们有用的信息。关于具体业务运营的细节,详见K-5至K-22以及K-40至K-51页面。 作为一个整体,这些业务部门2018年的税前收入为208亿美元,较2017年增长24%,其中我们在2018年进行的收购对其贡献甚微。 在这次讨论中,我会坚持使用税前数字。但上述这些业务部门2018年的税后收入增幅较大,达到47%,这在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2018年初开始实行的降低企业税率政策。让我们看看为何其影响如此之大。 先说说经济现实吧:无论喜欢与否,美国政府与伯克希尔公司的盈利有关联,其规模取决于美国国会。实际上,美国财政部拥有我们的的一种特别股票,不妨称之为AA股,并凭借这些股票从伯克希尔公司获得大量“股息”(即税收)。在2017年,如同往年一样,企业税率为35%,这意味着财政部持有的AA股表现很好。实际上,财政部持有的“股票”,在我们于1965年开始接管时分文未付,到现在已演变成每年向联邦政府提供数十亿美元的控股权。 但在去年,当企业税率降至21%时,这些政府“所有权”中的40%(税率从35%下降至21%)被免费转交给伯克希尔。因此,我们的A股和B股股东的股票收益得到大幅提升。 这种情况显著提高了你我拥有的伯克希尔股票的内在价值。此外,同样的变化提高了伯克希尔持有的几乎所有股票的内在价值。 这些是主要因素。但还有其他一些降低我们的收入的因素需要考虑。例如,我们的大型公用事业运营所带来的税收优惠会传递给客户。同时,我们从国内公司获得的大量股息的适用税率几乎没有变化,约为13%。(这种较低的利率一直是合乎逻辑的,因为我们的被投资公司已对他们向我们支付的收益缴纳过税收。)但总的来说,新法律使我们的业务和我们拥有的股票更有价值。 这表明我们又重新返回了对非保险业务表现的倚重。我们在这个小果林里的两个高耸的红杉是BNSF和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Energy,拥有90.9%的股票)。两者相加,他们去年的税前收入为93亿美元,比2017年增长了6%。您可以在K-5至K-10页和K-40至K-45页上阅读更多关于这些业务的信息。 我们接下来的五家非保险子公司,按收益排名(但下文是按字母顺序),分别是:Clayton Homes、International Metalworking、Lubrizol、Marmon和Precision Castparts,其2018年的税前收入总额为64亿美元,2017年为55亿美元。 按照同样的排名方式接下来的五家公司(即Forest…

    February 25, 2019
    522 0
  • 2018年,巴菲特和索罗斯最新持仓公布(巴菲特大买苹果,索罗斯清仓亚马逊)

    金钱永不眠。 当中国投资者忙于辞旧迎新之际,“股神”巴菲特公布了最新持仓情况。 根据美国证监会规定,管理资产规模超过1亿美元的基金经理必须在每个季度结束后的45天内提交一份13F表格,以披露股票,债券和期权持仓。13F持仓变动通常揭露基金经理对个股的最新看法和动向,对市场具有较大的引导意义。 巴菲特都买了些啥股票,又卖出了哪些股票?这或许给各位朋友狗年的投资提供一些参考。 01 巴菲特大买苹果,成第四大股东 周三美股盘后公布的13F文件显示,截至去年四季度末,“股神”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增持苹果股票23.3%或3124万股,共持仓1.653亿股,名义价值280亿美元,晋升一位成为苹果第四大股东。 去年三季度,伯克希尔曾增持苹果390万股或3%,可见四季度几乎翻了十倍押注。 华尔街见闻曾提到,巴菲特在去年8月表示,从2016年一季度试水买入苹果1000万股后,就从未卖出过苹果股票,未来买入也不会寻找特定时点。 02“股神”青睐制药巨头,买入3.6亿美金 除了大买苹果股票,伯克希尔新晋建仓做多以色列制药巨头Teva在美交易的ADR至1890万股,名义价值3.58亿美元。Teva盘后一度涨11%,接近年内高位。 1月底传来消息称,亚马逊、伯克希尔与摩根大通将在美国合作设立一家医保公司,令在美上市的医疗保健类股票纷纷下跌。目前未知伯克希尔建仓Teva是否与上述医保业务有关,不过Teva的投资前景在承诺裁员、削减成本后有所改善。 Teva在2月8日发布四季报利好,非GAAP基准的每股收益93美分,不及2016年同期的1.38美元,收入同比跌16%至55亿美元,但均高于市场预期的77美分和52.9亿美元。 华尔街见闻曾提到,Teva是全球最大的非专利药制药企业,也是以色列最大药企,拥有国内多项投资并获“人民的股票”之称。此前由于最成功品牌药克帕松(Copaxone)的专利损失带来财务困境和债务激增,去年股价累跌46%。 此外,伯克希尔还增持了纽约梅隆银行21%,至总持仓6080万股。 03 最惊人的是,巴菲特几乎清仓了IBM 继三季度减持IBM 32%之后,巴菲特再度减持94.5%,还剩持仓205万股,名义价值从巅峰时期的130亿美元(超8100万股)骤降至3.17亿美元。 IBM周三收涨2.66%,至154.76美元的五日新高,盘后微涨0.3%,但仍接近年内低位。IBM今年仅累涨0.9%,去年累跌超10%,是道指表现第三差的成分股。巴菲特去年5月曾表示,对IBM的估值与2011年首次买进时不同,虽然曾是IBM的最大股东,但承认这个投资决策不成功。 伯克希尔还减持了通用汽车16.7%,至总持仓5000万股;减持了富国银行1.3%,至总持仓45820万股。由于虚开账户等丑闻被美联储制裁不得扩充资产规模后,富国银行股价一度跌至两个月新低,令伯克希尔最多浮亏了24亿美元。 04“对科技不熟”,股神会否再一次看走眼? 财经媒体CNBC发现,去年巴菲特表示对苹果的未来更有把握,IBM自1980年代以来在对公业务中屡屡挣扎,苹果则在消费电子产品领域做大做强。不过IBM去年四季度的收入在23个季度来首度增长,苹果却陷入“手机超级周期不再”和“电池门”等质疑声中,被多家机构下调评级。 号称“对科技不熟”的股神老爷子是否再一次看走了眼呢?恐怕只有时间能来解答。但他对自己了解的领域还是很有自信,四季度没有更改对可口可乐的持仓,仍持有4亿股,名义价值184亿美元。 05 索罗斯清仓亚马逊,大举买入Overstock 13F文件显示,对冲基金经理索罗斯购买了247万股Overstock股票,目前市值1.47亿美元,使其成为Overstock第三个股东,持股比例达到9.9%。 本次索罗斯大买的美国知名电商Overstock.com在去年四季度宣布进行规模达到五亿美元的ICO。 去年10月25日,在拉斯维加斯的Money2020大会上,Overstock.com的CEO Patrick Byrne表示,Overstock.com旗下的控股子公司tZERO,将发行5亿枚名称为“tZERO”的代币,预计会为公司募集超过5亿美元资金,而投资者可以用tZERO为在平台上购买的商品进行支付。 去年四季度,Overstock股价大涨220%。 此外,监管文件还显示,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第四季度清仓亚马逊。其它持仓变动如下: 购买了美国连锁游戏餐厅Dave& Buster’s 1.5%的股份(59.04万股),市值约2710万美元。 在消费者零售板块,索罗斯还开启了9个新头寸,令其在该行业的投资公司数量达到18家。截止四季度末,这些公司占到索罗斯基金25%的持仓,总规模达到8.15亿美元, 购买了FGL Holdings 1.6%的股份(351万股),市值约3300万美元。 购买了Kennedy-Wilson 4.1%的股份(616万股),市值约1.02亿美元。 购买了Heritage Insurance 2.6%的股份(621647股),市值约1050万美元。 清仓MakeMyTrip的投资。根据13F文件显示,索罗斯基金出售了584079股MakeMyTrip股票,市值约1650万美元。 看完这份投资清单,愿你狗年投资旺旺旺!

    February 16, 2018
    1.4K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