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加息

  • 路透 | 美联储准备叫停升息周期 将迎来软着陆还是“乱”着陆?

    路透华盛顿/旧金山12月16日 – 2006年6月,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连续第17次升息,但同时强烈暗示决策者已准备好停止政策收紧周期,以此做为缓冲。 前两年的每次升息,都伴随着联储将继续提高借贷成本的暗示,但在政策会议上,联储又表示任何额外的升息都将“取决于(经济)运行情况”。 如今,随着2018年已经完成三次升息,以及12月18-19日政策会议结束后预期再实施一次升息,联储也可能同样准备叫停升息周期。联储在这一升息周期中不愠不火的升息步伐令人瞩目。 虽然美联储在三年前展开紧缩周期时,曾希望指标利率能回到“正常”水平,但最终可能止步于2006年水平的一半左右,远低于1950年代至2007年的平均水准。美联储自2015年以来已升息八次。 但情况变得更明朗之前,分析师、投资者和美联储官员似乎一致认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希望尽可能不受束缚地对事件作出反应。 “金融市场已经明确认为,情况看起来略显逊色了。中国看起来更疲软,欧洲也是,英国退欧看起来风险更大了,”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前美联储货币事务主管William English表示,“他们正在考虑这些情况。” **离零够远吗?** 美联储如果暗示加息周期即将结束,将得到购房者、公司债经理、股市和其他渴望借款成本维持低位的人的欢迎。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此也将表示欢迎,他之前经常批评美联储煞风景,说美联储举措影响他的经济政策。 但在美联储内部,这将为2008年12月开始的进程画上令人不安的句点。当时,美联储决策者将联邦基金利率降至接近零的水准,以因应肆虐的经济和金融危机。时任美联储主席贝南克称此举是“旧机制的终结”。 不过,很少有人预计10年后利率还会这么低。 如果美联储目标利率最高值确实在3%左右–1950年代至2007年平均利率的一半左右,这意味着即使是“紧缩”政策下利率仍处于历史较低水平。 联邦基金利率仍然很低,事实上这可能会削弱经济抵御未来衰退的能力,导致市场对风险的估值扭曲,并迫使家庭储户接受无法跟上通胀步伐的银行存款收益。 美联储即将公布的政策声明以及决策者的最新经济预估,将反映其对下一阶段的打算,重点关注它以什么措辞来取代“进一步渐进式升息”前景。 两项内容都将于周三1900GMT公布。鲍威尔将在那不久之后召开记者会。 对明年底联邦基金利率的预估中值目前在3.1%,较当前水平2.00-2.25%高大约1个百分点。这预示着美联储周三将升息0.25个百分点,2019年还将升息三次。 这个预期形成于9月份,就在最近的一波股市震荡和全球经济担忧升温之前。许多分析师预期,美联储至少会砍掉一次升息。联邦基金利率期货的投资人疑虑更大,预测明年只会升息一次。 这绝不会是近年来第一次市场促使美联储暂停升息,尽管美国经济扩张已经持续近10年,经济仍在隆隆声中前进。 2015年和2016年间的全球股市下跌、油价疲软以及美元坚挺,让原本预期这两年总共升息八次的美联储最终只升息两次。强势美元压制了通胀和出口。 目前市场预期一致,美国经济继续表现出色,而鲍威尔在就如何、以及提前多久对联储未来行动作出暗示准备自己的措辞。美国俄勒冈大学经济学教授Tim Duy认为未来会出现一段“混乱”时期。 “目前所有人都看空,”Duy说。“鲍威尔一再强调经济表现强劲…我们都忍不住会问,那你下次打算什么时候升息?”(完)

    December 17, 2018
    263 0
  • 快讯:美联储暂缓加息 – 鲍威尔认为目前的利率水平“略低于”中性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周三表示,央行的基准利率“略低于”中性。 鲍威尔面临着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加息的批评。 美股大涨。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周三表示,他认为央行的基准利率接近中性水平,这与他不到两个月前发表的言论有巨大的区别。10月初,鲍威尔还表示加息这条路既长又远。 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暗示利率接近中性水平后,美股涨幅迅速扩大,美元指数急跌,美债价格反弹、收益率下挫。 美东时间11月28日周三, 鲍威尔在纽约经济俱乐部的午餐会上发表讲话。在事先准备的演讲稿中,鲍威尔说,他和其他美联储货币政策委员会FOMC决策者都认为,美国经济前景稳固,利率“略低于”(just below)中性区间。 “我和FOMC的同事以及很多私营部门的经济学家都预计,(美国经济会)持续稳步增长,失业(水平)低,通胀接近2%。” “以历史标准看,(美联储的基准)利率仍低,它们仍略低于(just below)”预测对经济影响为中性的广泛区间,这个预测区间水平意味着,“增长既不是加速也不是放缓”。 华尔街见闻注意到,鲍威尔在描述利率水平时和将近一个月前有所不同。今年10月3日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表现“相当正面”,美联储再也不需要保持超低利率,要循序渐进地转向中性利率,“当前可能距离中性利率还有一段长路(a long way)”。 本周三的演讲稿中,鲍威尔表示,联储的货币政策没有预设的路径,仍将密切关注数据反映的情况。 “我们也知道,我们循序渐进加息对经济的影响是不确定的,(影响)可能花一年左右时间才会充分实现。虽然FOMC参与者的预期是基于我们对前景的最佳评估,但是,政策是没有任何预设路径的。我们将非常密切地关注未来的经济和金融数据告诉我们的情况。一如既往地,我们的货币政策决策将为了保持经济在就业与通胀前景变化时处于正轨而设计。” 市场人士认为,鲍威尔的讲话意味着,美联储本轮加息接近尾声。 Bleakley Financial的首席投资官Peter Boockvar评论称,如果下月联储再加息一次,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区间会达到2.25%-2.5%,如果说3%是中性水平,那么2.5%就是略低于3%。市场将此理解为,我们可能还剩两次加息就结束了。Boockvar说,虽然这是文字游戏,但他认为这就是投资者理解的内容。 BMO美国利率策略师Jon Hill指出,期货市场此前预计明年会有1.6次加息,现在预计加息次数略多于一次,第二次加息的可能性有25%,仍充分预期今年12月加息。 鲍威尔讲话后,美股加速上行,讲话开始不到十分钟,道指涨幅扩大到400点以上,一度涨约1.7%。

    November 29, 2018
    271 0
  • 路透:美联储升息已如板上钉钉,焦点转向政策声明措辞

    路透华盛顿6月12日 – 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本周几乎肯定会升息的情况下,投资人的关注点转向其如何解释它的货币政策。当前美国经济持续扩张,借款成本恢复至更加正常的水平。 这可能是两年半以来美联储最重要的一次政策声明修改,美联储或许暗示距离结束升息周期还有多远,经济增长加快是否支持了加快收紧政策的步伐,以及联储是否认为宽松政策时代实际上已经结束。 高盛分析师Spencer Hill和Jan Hatzius在周二的会议开始前写道,“每升息一次美联储政策声明的语言都变得愈发过时”。 Hatzius预测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至少会放弃自2015年底以来一直使用的,称利率将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在历史水平以下的说法。 这个小小改变,将标志着美联储确认了货币政策及国内外整体经济已开始愈来愈接近正常。 美联储当前这轮政策紧缩周期是由2015年12月开始,同时,美联储也已开始减少美国公债及抵押支持证券(MBS)的持仓。 欧洲央行本周稍晚料将勾勒停止资产购买的计划,强调欧洲经济已由危机状态反弹回升。 尽管面临国际贸易战风险及主权债水位上升疑虑,今年全球经济增速仍强劲。 许多分析师指出,在这种环境下,若美联储继续承诺维持利率于低档,将显得不合理。 如果美联储指标隔夜贷款利率本周提高至1.75%-2%,则将可比肩或高于2001年底至2004年期间的水平。这段时间正是科技泡沫破裂,以及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发生的时候。 美联储政策声明和最新经济预期将于美东时间周三下午2点(1800GMT)公布。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在半小时后召开记者会。 “我们预计美联储将在做出升息决定的同时传递出强硬信号,我们预计美联储的声明将不再说(联邦)基金利率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在长期中性水平之下,”巴克莱分析师Michael Gapen在最近的研究报告中表示。 “鉴于(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趋近中性水平,我们认为该委员会不大可能在政策路径上做出承诺,”Gapen表示,这里所指的是货币政策既不推动也不减慢经济的利率水平。 **宽松还是不宽松** 根据芝商所(CME Group),期货合约预示美联储周三升息25个基点的可能性为96%。 美联储决策者的最新预测将显示,他们是会预计今年余下时间将只再升息一次,还是感觉由于近期就业和经济数据强劲,所以近期可以再有第二次升息,或者是可以提高明年升息次数的预期。 美联储曾于3月份升息,决策者称他们预计年底前将再加息两次。去年美联储加息三次。 几周来,美联储官员一直暗示可能正计划调整政策声明,但他们也不清楚可能的修改幅度。 根据上次政策会议的纪录和在那之后的决策官员评论,一些美联储官员感觉联邦基金利率已经处于或接近“中性水平”,因此不应继续称其为“宽松”,或直接鼓励投资和支出的水平。 分析师认为,目前做出这种调整的可能性较小。 高盛分析师指出,美联储上一次做出这样的调整是在2005年9月,当时利率从3.5%上调至3.75%,进入美联储内部人士当时给出的“(中性利率)预测区间”。 当时政策声明只是剔除了“政策依然宽松”的措辞,并没有加入替代表述或解释。 目前,核心美联储官员认为中性利率在2.9%左右–留出大约三、四次的升息空间–一些人士认为,考虑到特朗普政府减税等财政刺激措施的影响,中性利率还可能更高。

    June 12, 2018
    473 0
  • 美联储加息缩表双管齐下,全球或面临美元短缺危机

    上周,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对主流经济增长的说法泼了冷水。他表示,随着特朗普政府强大的财政刺激计划在两年后逐渐消退,美国经济到2020年将将面临“坠崖”时刻。 对此,Palisade-Research网站专栏作家图马坎(Adem Tumerkan)撰文称,虽然他很少同意伯南克的观点,但在这一点上他表示赞同。 特朗普总统削减1.5万亿美元的个人及公司税,以及增加联邦支出3000亿美元,这些决定是在“非常错误的时刻”作出的。 美联储加息并缩减资产负债表,将导致美元流动性蒸发 美国巨额的税收削减及政府支出增加需要发行大量的新债务,而与此同时,美联储却在加息并通过量化紧缩缩减其资产负债表。这将导致美元流动性蒸发,让市场变得异常脆弱。 简单来说,美国赤字飙升,需要外国投资者拿出更多美元来资助美国财政部。但如果美联储“缩表”,那就意味着,他们出售给银行的债券正在从经济中吸走美元,这与向经济中注入美元的量化宽松政策(QE)正好相反。所以就导致美元短缺,从而影响到全球经济。 下图为3个月 Libor-OIS息差(红线)及美元指数(93.7600, 0.1599, 0.17%): Libor-OIS差息是伦敦银行同业拆息与隔夜指数掉期的息差,主要反映的是全球银行体系的信贷压力,息差扩大被视为银行间拆借的意愿下滑。美元指数通常滞后Libor-OIS息差三个月。 美联储加息周期往往伴随着负面经济增长或市场危机 这一流动性不足将导致润滑市场车轮的润滑油快速干涸。此外,随着美元流动性不足使美国经济情况恶化,还有一个现象,那就是:当美联储开始紧缩货币政策时,没有一次不带来负面的经济增长或引发市场危机。 美联储加息及收益率曲线倒挂发生在经济衰退之前的历史证据是无可辩驳的。过去40年发生的情况就是最好的证明。 下图为1976年到2018年美联储联邦利率紧缩及收益率曲线(灰色柱状为美国经济衰退时期): 随着美联储继续加息并量化紧缩,过度负债的体系将面临流动性不足,并变得更加脆弱,情况最终会“崩塌”。 警惕美联储加息引发市场“快速雪崩” 奥地利经济学家路德维希·冯·米塞斯(Ludwig van Mises)的门徒罗斯巴德(Murray Rothbard)在其著作《美国大萧条》提出了一系列问题,这让许多为美联储辩护的经济学家感到困惑。这些问题包括: 1、经济中的多数企业产生稳定的收益,并能很好地偿还其债务。但情况突然发生变化,没有任何预兆,多数企业开始产生巨大的亏损,且无力偿还其债主。 2、这些精明的商人、MBA毕业生和专业的预测人士为何会一起犯这么严重的错误?最重要的是,为何所有这一切会突然在某一个特别的时刻发生? 3、为何资本商品行业(如工厂用于生产其他货物的机器)比消费者商品行业的波动更加剧烈?在经济衰退期间,你会看到建造房屋的公司破产,但像GAP和Hollister这样的公司却仍然存活下来。 原因在于,美联储在压低利率多年后,人为地上调利率,这引发了严重的泡沫破裂。而当这发生的时候,发生的速度非常快。就像一片美丽的雪花也会导致猛烈的雪崩,但你要知道,它花了很多年才积累起来,但只花了很短的时间就将一切都抹去。 图马坎以“竹子定律”为例。竹子用了4年的时间,仅仅长了3cm。从第五年开始,以每天30cm的速度疯狂地生长,仅仅用了六周的时间,就长到了15米。 这种不对称的发展(刚开始很慢,但结束得非常快)是临界质量(Critical Mass)的一个例子。临界质量是指知识技术积累到一定的临界点,新技术就会跟裂变反应一样爆发,并剧烈扩展。简单来说,临界质量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竹子并非在前四年的时间里什么也没做,它只是花时间将根扎得更深,然后一旦达到临界质量,增长就变成抛物线。 就像过去两年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市场,仅仅因为我们看不到下面正在酝酿什么,并不意味着事情没有发生。 下图为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周度变化,以及标普500指数走势情况 随着美国政府赤字飙升,需要持续的资助,以及膨胀的公司债台高筑,如果他们不希望“崩盘”,他们需要更多的美元及更低的利率。 除非美联储很快逆转其货币紧缩政策,情况会很快变得很糟糕。 北京时间周四(6月14日)凌晨两点,美联储将公布最新的利率决议与政策声明。随后,凌晨两点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召开新闻发布会。

    June 12, 2018
    1.3K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