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分析

  • 美银调查:金价被低估,科技股最拥挤

    金价周二(17日)创下一年新低的1,225美元/盎司,反映资金持续撤出金市的趋势。据彭博社汇整资料,黄金ETF基金已连续8周净流出,净流出天期为2014年1月以来最长,截至上周五的黄金ETF总持仓量降到6,944万盎司,也创下今年三月以来最低水位。 造成金价连续四个月下跌的消息面与美联储升息有关,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周二在国会的听证会上重申升息的立场,造成美元指数上涨0.5%至95,以美元计价的金价则重挫1.2%。 另一方面,那斯达克指数在亚马逊续创新高的领军下,周二由下跌0.7%拉抬至尾盘收涨0.6%,带动新增订户差于预期利空的奈飞网(Netflix)由重挫14.1%收敛至尾盘下跌5.2%。分析师认为,热门科技族群FAANG在ETF基金同质性的买盘簇拥下,往往有同步上涨的效果。 今年以来,那斯达克涨幅近15%,为美股三大指数中表现最佳者,而科技股也同步贡献了80%标普500指数今年的涨幅。 对于资金持续撤出金市和不断簇拥科技股,美银美林证券近期的调查178位基金经理人却发现,17%的经理人认为此时的贵金属超跌,该比例创下该调查进行以来最高。 同时,超过一半(53%)的经理人却认为FAANG概念股是当前最拥挤的交易,经理人平均持有科技股的权重六月增加10百分点至33%,科技股成了最受经理人青睐的类股。 据此,美林证券在报告中建议投资人此时可反向操作,买进黄金和卖出科技股。 这份调查同时发现,经理人主要看好美股,较看不好欧股和新兴市场。投资欧股的持股比例降低8个百分点,创下2016年12月以来最低。新兴市场的持股比例则巨降23个百分点,为两年中最大的单月降幅。持有美股的比例增加8个百分点,主要看好的类股是科技股。

    July 21, 2018
    312 0
  • 全球股市血流成河,这是大萧条的开始?

    美股在上周经历了黑色周五之后,又经历了黑色周一,道指狂泻1175点,周二继续大幅震荡,到现在为止,标普跌0.11%。 股市狂泻甚至惊动了欧洲央行和白宫,媒体报道称,欧洲央行的工作人员联系市场参与者,评估是否存在金融稳定的风险,美国财长称在监控形势,从流动性等方面看市场运行是否正常。由此可见,它们很清楚现在的股市是欧美央行量化宽松之后吹起来的大泡泡,全球的需求也主要依靠资产价格泡泡支撑着,清楚今天的问题所在。 本轮股市大跌已经取得了第一个辉煌的战果:那就是特朗普再也不能在推特上对标普进行吹牛了。任何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如果鼓动资本持续投入股市,都是愚蠢之极!他应该看看美国1929年大萧条的历史,也应该看看互联网泡沫破裂和次贷危机代表的房地产泡沫破裂的结局。今年开始,川普会品尝到苦果。不断鼓动股市,是川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所做的最愚蠢的一件事。 在美国贫富差距已经创上世纪以来新高的情形下,本轮全球资产价格的持续上涨就是在“制造”全球大萧条,因为资产价格涨势越持久,贫富差距将恶化的越严重,需求萎缩的越严重。 世界的主要国家中,谁也逃不脱这个结局!贫富差距分化的越严重的国家,萧条也越严重。 但是,本轮全球股市大跌,有几个比较值得关注的现象: 第一,先看下各国和地区的通胀率。中国2017年9-12月的通胀率(年率,下同)分别是1.7%、1.9%、1.8%、1.9%,美国分别是2.2%、2.0%、2.2%、2.1%;日本分别是0.7%、0.2%、0.6%、1.0%;德国10-12月分别是1.6%、1.8%、1.7%。按美联储以往货币管理的节奏,现在刚刚进入加速收缩货币的阶段(通胀率刚刚达到2%。美联储今年将逐渐扩大缩表的额度,符合这一趋势。我认为美联储今年会加快加息的频率或幅度);一旦通胀率到了3%,美联储会快速收缩货币。而其它经济体在现阶段的通胀率下,或许有真实收缩货币的计划,但未到立即实施的阶段,因为通胀率还在2%以下,处于温和的区间。 央行的货币政策实际是非常被动的,只要通胀还未成为大患、还未威胁到社会稳定,在全球债务负担异常沉重的今天,它们不会加速收缩货币。也就是说,在现阶段,它们制定的货币政策会受到社会(政府、企业、个人)的制约。 而全球市场立即崩溃,显然需要央行货币政策的共振,让全球的流动性耗尽。现在,仅仅是美联储进入了加息缩表的进程,日本开始小幅缩表,欧洲央行还在量化宽松。所以,现阶段的基本面并不支持全球资本市场和债务市场立即崩溃。 但这时候需要加倍警惕,因为美国的通胀年率已经越过2%,而10-12月的核心通胀率分别是1.7%、1.8%、1.7%、1.8%,在这个范围已经震荡了7个月之久,美国12月的时薪增长率达09年以来最高,一旦核心通胀率开始新的升势,越过2%将是快速的,加上通胀率已经越过2%,从现在开始,美联储很可能会步入加速收缩的阶段。未来,出现美元荒是一种必然现象。 第二,股市。对于资本市场来说,股市是流动性之眼,所以,股市的节奏和走势极为重要。 去年沪深股市被称为股灾式牛市,但这种牛市终止了吗?不讨论创业板,只说沪指。从15年股灾之后的2638点开始,从周线观察,成交量异常均匀、稳定,在这种情形下,将需要一个流动性耗尽的过程。这与今天通胀的局势是一样的,通胀没有大幅上涨成为威胁社会稳定的因素时,希望央妈彻底拧紧水龙头,很难让人相信!中国是一种极权体系,为了避免爆发金融危机,未来维护股市将依旧以ZF主导,也就意味着无论如何,未来依旧是股灾式的市场,无论沪指涨跌,都会让很多人亏掉裤衩。 再看看德国股市。 前面已经说过一次德国股市,提醒警惕,因为在周线级别来看已经明显形成了量价背离的态势,月线也有一定的量价背离,但不太明显,在这样的时期自然需要当心调整的出现。德国股市是欧洲股市最有意义代表。 德国股市虽然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月线量价背离,但量价背离的比较轻微,具有不确定性。 观察标普500的指数月线图形,如果要说就此就形成了顶部,似乎也不能确定。 正常来说,欧美发达国家的股市月线的有关参数(DIF、DEA等)调整到低位,更容易形成最后的大顶。 第三,虽然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冲高,但短期国债收益率并未紧密跟随。 债务问题爆发和资产价格泡沫破裂,自然是流动性剧烈收缩而导致,最近一段时间虽然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走高,但短期国债收益率并未紧密跟随,美国国债收益率走势代表的是欧美市场的整体利率市场的趋势。这种情形还不能说是流动性导致危机即将爆发的信号。任何危机的爆发主要都是短期债务无法偿付所引发,上世纪90年代的墨西哥危机、东南亚金融危机、拉美危机等莫不如此。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长期国债收益率走高而短期国债收益率不能跟随,至少已经是债务危机爆发的初步信号,是全球开启大萧条的起始。因为过去三个月,美国一年期国债收益率不断走高,有些国家、机构就会承受短期债务的压力,一个自然而然的做法是进行债务长期化(南美一些国家更发行了世纪债券,是将债务长期化的典型方式),希望用长期债务缓解自身的短期债务压力。这会让长债的供给增加,收益率走高。所以,这是全球危机即将爆发的第一个信号。 虽然上述这些迹象,都不是危机要立即爆发的信号,但一样需要绷紧神经,此时,需要密切观察的是股市暴跌是否会导致一系列短期流动性短缺的问题,如果出现这种问题,短期(比如一年期)国债收益率继续走高,这说明股市暴跌开始反过来冲击短期债务市场,债务泡沫破裂就迫在眉睫。在两年期美债收益率上显示的已经异常风险的信号(三年、五年期美债都基本类似),是马上要刺穿泡沫的节奏。 2018年,注定是全球债务泡沫和资产价格泡沫破裂的年份。

    February 7, 2018
    447 0
  • 2017年十大美股新闻

    2017年世界经济增长加快,全球贸易出现加快增长。美国股市在2017年更是节节攀升,以几乎3个多交易日就创一次新高的神节奏带动全球市场。以下是Firstrade为您选出的今年美股10大新闻: 1.道指今年第71次创下收盘历史新高 美股本周四(12月28日)收高,虽然成交清淡。油价上涨使能源股领涨大盘。道指今年第71次创下历史收盘新高,为一年内创造历史最高纪录次数的新纪录,这是平均3个多交易日就要创一次新高的超级强劲节奏。 2.美国历史性税改落地 美国总统特朗普12月22日在白宫签署1.5万亿美元税改法案。这是白宫和共和党长达一年努力的结果,将为美国企业和民众提供30年来最大规模的减税。法案中的诸多条款将从2018年1月开始生效。 3.美联储今年三次加息 12月13日,美联储决定上调联邦基金利率25个基点,这是美联储今年第三次加息。 4.科技股突破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的高点 2017年,科技巨头苹果(AAPL)、亚马逊 (AMZN)、微软 (MSFT)、Facebook(FB)与谷歌母公司Alphabet(GOOG)接连创下历史新高。使标普科技股指数一举突破了2000年3月互联网泡沫时期创下的高点。 5.芯片股再次受到追捧 硅谷目前正在寻找最完全的人工智能芯片。半导体和芯片两大行业基金今年均上涨超35%。英伟达(NVDA)一年来上涨80%以上,尽管该股在2016年涨幅便已高达三位数。 6.迪士尼与福克斯合并欲对抗Netflix Netflix(NFLX)在10月宣布,将支出80亿美元用于制作内容,这要比此前预期高于10亿美元。迪士尼立即宣布,将以524亿美元收购21世纪福克斯,这是迪士尼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并购。 7.鲍威尔出任美联储下一任主席 12月5日,美国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以22-1的投票结果批准杰罗姆-鲍威尔出任下一届美联储主席。耶伦的任期将于明年2月结束。 8. 亚马逊吃下Whole Foods超市震撼美国零售业 随着网络购物的兴起,民众购物习惯跟着改变,美国零售业2017年出现了巨大的板块移动,梅西百货(Macy’s)、潘尼百货(J.C. Penney)、希尔斯百货(Sears)和凯马特(Kmart)等老牌大型连锁零售商关闭了上百家商店。 9.赌城爆发美国史上最惨烈枪击、枪械股大涨 在赌城拉斯维加斯10月1日发生枪击事件后,枪械股周一开盘大涨。斯特姆-儒格公司(Sturm Ruger,RGR)当天最大涨幅6.2%,最终收涨3.5%,接近两个月新高,一举扭转了今年以来的颓势。 10.美联航暴力拖拽乘客下机 4月9日在芝加哥的奥黑尔国际机场,美联航(UAL)要求4名乘客推迟行程,其中一名年近70岁的亚裔男性乘客因拒绝而被警察强行拖下飞机。机上其他的乘客将手机拍摄的视频上传至社交媒体后,旋即引发轩然大波。次日美联航的股价一度下跌4.3%,市值半小时就蒸发掉9.6亿美元。 回顾2017年,特朗普竞选获胜以来,道指在短短12个月时间里连续跨越了五个1000点关口。据Market Data Group提供的数据,这是道指在一年之中跨越1000点的次数最多的一次。 今年至今,标普500指数已累计上涨20%,道指与纳指涨幅在25%至30%之间。 本文作者:Firstrade(享誉全美的网络券商,拥有极高的评价和口碑,投资美股,只要三分钟,你便可以轻松开户)。

    December 30, 2017
    301 0
  • 在这寒冷的圣诞,你想穿上这暖暖的“加拿大鹅”吗?

    曾经,冬天的时尚是这样的。我们希望穿着优雅的大衣,在寒风中瑟瑟发冷…冷…… 但是现在冬天来了,我们再也不怕冷了,因为我们的时尚是这样的… 放错了,加拿大鹅羽绒衣长这样… 这件“又笨又厚”的“大鹅”衣风靡全球。它究竟有多暖?以下这段描述倒是挺霸气的: “1982年,Laurie Skreslet成为第一位登上珠峰的加拿大人,当时他穿的户外装备就是Canada Goose的前身生产的。喜欢北极探险,赢得过四次Yukon Quest狗拉雪橇比赛的Lance Mackey ,也通常是一身加拿大鹅。2009年,极限跑者Ray Zahab同样身着Canada Goose用33天23小时55分独自徒步南极,创下世界记录。” “极限运动”—这也是加拿大鹅羽绒衣给我的第一印象。所以每当我在深圳看到有人穿着这件大鹅衣,我总会愣一下。至于加拿大鹅的款式,你让我如何背着良心,我无法给出它”颜值非常非常高“的评价。如果不考虑它真的很暖这个点,我能够给它最高的评价就是“潮”。不过漂不漂亮这件事情就各花入各眼了。 比起这件衣服,我对这家今年三月才上市的美股公司更感兴趣。自从上市以来,股价就是一支箭往上涨… 看周线不够震撼,咱们看月线。 究竟是怎样的一只妖股可以在上市大半年内,翻接近一倍的股价?为什么投资者那么爱它,它自身又存在着什么风险? 一、三代人、60年、国宝 加拿大,这个世界领土第二大的国家,其存在感与其领土的大小并似乎不存在着直接的关系。长久以来,加拿大在美国的光环下,显得还是有些逊色。尤其在消费品上,加拿大的知名品牌并不算多。说实话,除了加拿大鹅,这个一听名字我就知道是加拿大品牌的企业,你让我马上报上几个名字,我还真的不知道。查了下资料,和我们日常比较相关的加拿大品牌不算多。黑莓(BlackBerry)算是一个,但是这个曾经是加拿大电子行业的光荣与梦想的黑莓走了,奔向软件业务。宏利保险(Manulife)算是一个,有去香港买保险的读者应该比较清楚。 2017年宏利排名世界500强企业中的250位,实力不容小觑。但是像加拿大鹅那么拥有强烈加国特色的品牌,还真是没有。而且随着黑莓手机的没落,加拿大鹅这个羽绒衣品牌无疑是加拿大在消费界的扛把子、甚至有人称它是加拿大的“国宝”品牌。 在中国,加拿大鹅又被称为“网红鹅”,估计不少读者朋友们的朋友圈、微博都有被这只鹅刷过屏,其知名度是这两年爆发的。加拿大鹅,在羽绒衣界它敢认第三就没人敢认第二…这句话没有毛病,因为奢侈羽绒衣品牌,“羽绒届的爱马仕”,来自法国的Moncler,无论从品牌知名度还是销售量还是高于加拿大鹅的。Moncler在2016年全年的销售额为10.4亿欧元,净利润为1.96亿欧元。对比之下,加拿大鹅的销售量约为3亿加元(1加元约等于0.65欧元)左右,净利润则是不给力一些,为2600万加元(这个是截止2016年3月前12月的数据)。在这里吧,咱们先有个大体的印象,就是加拿大鹅的体量大概是Moncler的1/10左右。至于其他贵价羽绒衣竞争者,有同样来自加拿大的ARCTERYX(始祖鸟)、Moose Knuckles(“小剪刀”),还有在日本很火的意大利品牌Duvetica各有拥趸,在国内的知名度也是渐渐提升,但是比起Moncler和加拿大鹅的规模还是相对较小。 但是加拿大鹅在中国的人气非常高,比起Moncler这个有点过气成经典的网红,加拿大鹅在中国才是如日中天的网红。其热度比起Moncler真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其实Canada Goose这个品牌拥有悠久的历史,已经经营到了第三代。1957年,由波兰移民Sam Tickle在加拿大多伦多创立,成立时名字叫做 Metro Sportswear ,主要贩卖羊毛背心和雪地摩托车;后来在 80年代初, 由Sam Tick的女婿David Reiss 接手,在90年代开始生产名为“Snow Goose”的羽绒衣。嗯,是个上门女婿成功的案例。 1997年,David Reiss的儿子Dani Reiss加入公司,并于2001年出任公司CEO,从此为公司带来新的命运转折。自此之后,加拿大鹅进军欧洲市场,正式改名为咱们熟知的大名— Canada Goose。由此可以看出,这只土生土长的加拿大鹅是个名副其实的家族企业,三代人60年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成果。 那么这个卖羽绒衣的小小家族企业,是如何打入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呢? 2013年12月,全球PE巨头贝恩资本以2.5亿美元收购了Canada Goose70%股权,公司现任CEO,也就是前文提过这位第三代继承人Dani Reiss保留了少数股权。根据Canada Goose的招股说明书,在今年3月这场IPO中,贝恩资本出售了10%股权,同时继续保留Canada Goose的控股权。这10%的股权帮贝恩换回来了2.5亿美金。这笔账也非常容易算,就是花3年的时间,加拿大的估值涨了7倍。 二、增长可期 回顾2013年的新闻,发现当网上不小声音都说Dani做了一个很烂的买卖,把自己钱途无量的家族企业卖给了私募。但讲真,如果没有贝恩的运作,加拿大鹅能否高速成长成现在这样也很难讲。在贝恩这个的运营下,加拿大鹅究竟在过去三年发展得多好呢?2014年开始后的三年其营收年复合增长率达到了38.3%,而调整后EBITDA年复合增长率则达到85%。截止2016年3月份的财年,Canada Goose全年的营业收入为2.9亿加元,净利润2600万加元。 毛利率方面,公司也在逐步攀升,其2016财年毛利率突破50%,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说明未来预计将进一步提升。 作为一家卖羽绒衣的公司,想要赚得更多无非就是要从这两方面入手: (1)卖更多的衣服; (2)每件衣服卖得更贵(或者从成本入手,让成本更低?)。 那么如何让每件衣服的毛利更高?根据招股书,管理层是希望在2017年财务年度公司的毛利率能达到52.5%。那么加拿大鹅每件衣服究竟多少钱? 我们先看看加拿大鹅在都在卖什么。尽管招股说明书上“大言不惭”地说品牌产品多元化,跨越春夏秋冬的产品都有…但是这个…真的比较经不起推敲。基本上,加拿大鹅还是一个卖羽绒衣的。 加拿大鹅的经典款羽绒中长宽大衣定价在995加币至1495加币之间(折合人民币5000元至7700元左右)。短款的稍微便宜些,在800加元(人民币4100元)左右。 这个品牌也是挺拽的,几乎很少打折并且每年都在提价。以经典男装款Chilliwack Bomber为例,去年的这个时候,官网标价是750加元,今年则是795加元(ˊ提价6%),大部分款式价格调整也几乎在这个水平。根据可靠的代购称,明年1月1日开始,加拿大鹅将会继续提价,所以最近加拿大鹅的代购每天都在排队。 相比较Moncler,加拿大鹅的价格优势还是存在。以Moncler的短款羽绒服为例,带帽沿毛边的价格在11000人民币左右,在不带毛边的则是6000人民币,无袖夹克款3000人民币。但说实话,购买此类奢侈羽绒服的消费者都是相对价格敏感度比较低的人。并且Moncler的打折幅度更大,Outlet的款式也更多。Moncler的产品差异度也更大,尽管它做高级羽绒服起家。但是现在更向普通的奢侈品靠拢,产品线从配饰太阳眼镜,到T-shirt,到大衣一应具全,并且也打开了市场。 加拿大鹅的定位也和Moncler不太一样,更加年轻化一些。在北美地区,有人笑称它是如同校服一般的存在。如果把Moncler比作羽绒届的劳斯莱斯,那么加拿大鹅更像高档suv。存在一定的竞争,但是定位还是不一样。我们从两家经典款的设计也能窥探一二。加拿大鹅更像一件时尚的登山衣,而Moncler的设计更贴近于日常时装。尽管我也留意到最近加拿大鹅似乎也将其产品线扩张到类似于Moncler的,比较轻便,贴身的日常羽绒。 总体而言,加拿大的客户群体是一些相对对价格敏感度比较低的人群,而它的定价也的确比普通奢侈品要低一些。根据招股说明书,加拿大鹅将自己的定位也是奢侈品。无论是和奢侈品还是“轻奢品”同行相比,即使使用2017年预期毛利,还是在行业内处于比较低的水平。 从最乐观的角度去理解,如果将加拿大鹅对标其业务种类相似的Moncler,那么加拿大鹅的毛利率能从现在的50%左右提升到75%以上。这个逻辑也是有证据去支持。在2016年,加拿大鹅的销售通路主要有两个模式:网络直销(也即是在官网售卖),以及将产品批发给网络和实体店的分销商,通过分销渠道出售货物。一直以来,加拿大鹅的商业模式也是被当作教科书般的经典——一家完全没有自己实体门店的企业能将自己的产品知名度打得那么响。堪称为新型通路(网络销售)的胜利案例。但是从去年底到今年开始,我们看到加拿大鹅开始迅速扩张其实体门店。去年,该公司开始开设实体店。多伦多、纽约、芝加哥、东京和伦敦的加拿大鹅实体店在2016年先后开业。2017年底,卡尔加里和波士顿也将有新店开张。同时,加拿大鹅还在北美和欧洲地区运营了11家网店。另外,加拿大鹅正式进入针织衫领域。从今年秋冬季开始,第一批上架15款男女装针织衫。终于不再是一家单纯的羽绒衣制造商了。 数据上也印证了加拿大鹅的毛利率在上升,从去年同期46%到今年51%。直营通路的毛利率为73%,基本和Moncler持平。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随着加拿大鹅扩张其直营通路,毛利率走到行业平均水平60%左右指日可待。 第二个问题,究竟加拿大鹅的羽绒衣市场还有没有得做?蛋糕还有多大? 首先,在加拿大地区,基于功能性的需求,加拿大鹅的刚需是存在的。有人也许会用:“喂,买一件羽绒衣我是穿一辈子的喔”,这样的逻辑去否认它在加拿大地区的有机增长性。 这样的顾虑也是情有可原的,在招股说明书中,我们看到加拿大地区的营收增长远远低于美国以及全球。但是另一方面,“loyalty”一词在IPO说明书还是在其他文件中都多次出现。加拿大鹅如果其定位就是“御寒”、“保暖”,这门生意的确是没得做了。很快就到头…但是现在定位更多像奢侈品去靠拢,这个故事又完全不太一样。 Canada Goose在美国,英国,德国和日本等更为温暖地区却取得了成功。这可以认为是高品质的胜利。正如同我在深圳也会见到有人穿Moncler,穿加拿大鹅,这种虽然可行但是完全没有必要的穿着,也是品牌的胜利嘛!此外,公司开始扩展到其他日常穿着:像羽绒夹克、保暖毛衣、雨衣和配件。强大的营销和产品线扩张将在不久的将来继续推动全球市场份额的增长。 最厉害的是,加拿大鹅的中国市场尚未怎么开发。在中国大陆地区,目前只能通过海外代购以及几家商场(如北京连卡佛等)的柜位可以购买,并且经常缺货。中国市场这块大蛋糕相信也是加拿大鹅在未来的一个增长点。 加拿大鹅最“坚持”的一件事就是Made in Canada,它的雇员占加拿大全国6%的纺织从业者。加拿大鹅还坚持原料和生产都必须加拿大原产,它几乎是Made in Canada中的代表。当一些加拿大品牌乐于被人当作美国品牌以获得更多优势的时候,Dani Reiss是抗拒的:“对于欧洲客户来说,一件在加拿大生产的加拿大鹅就像是一块在瑞士制造的瑞士手表。劳力士不会把生产线搬到中国。你不能在日本生产瑞士手表,那为什么就会认为可以在中国生产真正的加拿大鹅呢?” 风险也是存在的,首先羽绒衣是一个季节性极强的物品。这不仅仅从销售数据可以看。从网上的搜索情况也是这样的。 其次,环保组织者打砸抢工厂、门店的风险也是存在(在F1中披露)。因为加拿大的帽沿毛边使用的狼毛,“据称”是通过虐杀动物的方法得来。PETA表示,郊狼被特殊陷阱困住只能活活饿死,一些郊狼为了逃脱不得不把腿咬断。 总结下来,Canada Goose这个网红牌能否走成下一个Moncler,我们拭目以待。加拿大给自身的定位就是:“Our uncompromised craftsmanship defines Canadian luxury”(我们无与伦比的手工艺定义了什么是加拿大奢侈品)。拥有广阔的开发市场,合理的定位,用户忠诚度比较高,并且新的产品线目前进展良好,现在PE(TTM)在70倍以上,明显高于行业的其他已经步入成熟期的小伙伴们,像Moncler的PE在30倍左右,Burberry在25倍左右,Coach也在26倍左右,但是毕竟加拿大鹅还在长身体当中,还是非常值得一看的。我也很期待见到一个来自加拿大的奢侈品牌走向世界。

    December 29, 2017
    1.6K 0
  • 美股涨到丧心病狂了么?

    “理性(Rational)”这个词儿,向来被人们所推崇。 1996年,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警告当时美国资本市场处于“非理性繁荣”状态。借着这个名词,罗伯特-席勒的《非理性繁荣》(Irrational Exuberance)一书于2000年3月出版,断言美国股市1999年处于非理性繁荣之中。 格林斯潘的警告并没有吓住投资者,当时美国股市在极短期下跌后仍持续上涨,而纳斯达克指数更是从600点涨到2000年初的5000点以上,涨了8倍。 然而,就在席勒的书出版后1个月,美国的科技股突然崩盘,纳斯达克指数大跌78%,一夜回到解放前,《非理性繁荣》一书由此名声大噪,成为解读和预言资本市场的《圣经》(下图为1996-2001年纳斯达克指数的情况)。 经历了1996-2000年那一轮非理性繁荣和泡沫破裂,你认为,美国人该理性了? 你想多了! 从2003年开始,包括房地产市场在内的美国资本市场再度经历一轮牛市,房地产价格持续上涨,按照经过通货膨胀调整的凯斯-席勒房价指数,全美几乎所有城市的房价都大幅飙升。 2005年,席勒修订之后的《非理性繁荣》(第二版)出版,其中用大量篇幅分析了美国房地产市场的“非理性繁荣”。 席勒指出,20世纪90年代以来,全世界许多国家开始把房地产作为投资的一个主要方向,而在此之前,世界上并没有哪个国家或地区的人们,普遍性的将房地产作为投资品…… 经过研究美国和欧洲100多年来的房价,席勒教授得出一个和大多数人认知完全不同的结论: 剔除通货膨胀之后,“房价必涨”这种说法有明显的认知错误; 无论是美国住房价格还是欧洲的住房价格,长期看并未呈现上涨趋势,大家认为的住房价格上涨无非是货币通胀所造成的数字幻觉; 2003-2005年美国房价的快速上涨,是在经历一场“非理性繁荣”。 嗯,两年之后的200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出现次贷危机,并在2008年传染到资本市场,酿成了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下图为1890-2017年以凯斯-席勒指数计算的美国房价变动)。 此后美国股市和房地产都经历深度下跌,最顶级的5大投资银行差点儿全军覆没,无数中产一夜变穷,金融人士大批失业,美国经济受到20多年来的最大重创…… 席勒还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现代市场经济国家,在股市繁荣之后,通常会跟随一轮房地产的繁荣(这个观点随后在2015-2016年的中国得到了再度验证)。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你觉得,短短20年间,美国股市吹起两轮泡泡都破灭了,房价一年跌回“解放前”,美国人这下该理性了! 这可不好说。 1900年到2000年的100年时间里,美股经历了1901年、1929年、1966年和2000年4次大牛市。《非理性繁荣》(第三版)出版的时间是2015年初,在书中席勒认为,按照格雷厄姆的周期市盈率(CAPE)估值计算,2014年美国股市的估值已经过高,超越1901年和1966年的牛市高点,仅次于2000年和1929年股市泡沫期间…… 2014年美国股市估值的确已经很高,但对究竟会不会跌这个问题,席勒却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他把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美元资产的无风险收益率)与1929年美股的周期性市盈率的倒数进行对比发现: 1929年,美股的收益已经明显低于美国国债收益率,特别是1929年的时候美元是紧缩的,通胀是负值,这意味着国债实际收益率更高,这是最典型的泡沫特征; 然而,美国股市2014年的CAPE虽然也很高,但却始终高于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更进一步的说,因为美国2014年处于微通胀状态,所以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实际上更低。 席勒的意思是说,只要美股平均收益率(周期性市盈率的倒数)仍然比“无风险收益率-通货膨胀率”高,那么美股的泡沫就很有可能并没有到达极限。 看来,席勒把股票10年期平均收益率等于或低于“无风险收益率-通货膨胀率”作为美股“非理性繁荣”的终极指标。 现在已经是2017年底,3年过去了,经历了2015年底到2016年初的短暂下跌之后,美股估值上涨到了更高点位,已经大幅超过1929年、仅次于2000年。 席勒又一次对了。 这里解释一下周期性市盈率(Cyclically Adjusted Price to Earnings Ratio,CAPE): 席勒发表过一篇名为《估值比率和股票市场长期前景》的论文,他采用格雷厄姆的市盈率计算方法,把经过通胀调整的过去10年的平均盈利(熨平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盈利的阶段性暴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盈利的阶段性暴跌,以及经济周期引起的时涨时跌)作为计算股票P/E中的E,把经过通货膨胀调整之后的股票价格作为计算P/E中的P,得出美国股市2000年前后处于非理性繁荣的结论,当采用过去1年的盈利来计算市盈率(通常的P/E)却无法得出这样的结论。 经过通货膨胀调整和10年平均盈利的调整,美国股市历史平均市盈率为16左右,而2000年初的市盈率为44.9倍,1929年股市崩盘前最高时是30倍。 下面两张图,分别是147年来标普500的CAPE图(第一张)和PE(第二张)的对比,你就会发现,在判断股市泡沫上,CAPE比传统的PE要靠谱很多。 如果用标普500的CAPE数据,在2014年之前,美国股市的高点出现在1901年、1929年、1937年、1966年和2000年,这与美国股指的真实走势基本一致。 如果采用标普500的PE数据,你还以为美国股市估值的高点出现在1897年、2003年,特别是2009-2010年(2008年金融危机之下,很多公司出现亏损,市盈率指数完全失真),与股市实际走势完全不符。 那,我们不妨就利用标普500当前的PE和CAPE计算一下美股的收益率,并将其与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通货膨胀率对比,看看美股究竟有没有发疯…… 显然,无论是3.75%还是3.07%,都大于2.5%的美元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更不必说0.29%的真实无风险收益率。 嗯,看起来美股依然处于“理性”的范畴,并没有涨到丧心病狂。 但是,如果看了下面这张图,你可能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这张图的名字,叫做“标普500的股息不再诱人”。 白线,是标普500成分股过去12个月的分红折算成动态收益率; 蓝线,是美国两年期国债收益率,代表短期美元的无风险收益率。 目前,两证正在逐步靠近,一旦实现“亲吻”,则意味着标普500所发放的股息对于投资者将失去吸引力,理性投资者很可能停止购入股票。 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标普500指数很可能会长时间横盘,或者在美联储加息后,需经历大幅度动荡和下跌(2015年-2016年初的情况)。 需要强调的是,标普500成分股发放的股息只是公司收益的一部分,并非股息率低于短期国债收益率,美股就一定会崩盘。 实际上,1929年和2000年的股市泡沫之所以特别极端,就是因为按照CAPE 估值来计算,标普500成分股的收益率已经远远低于国债收益率,甚至低于国债收益率-当时的通胀率(见下表),而目前的美股还没有到达这种状态。 总结下来,我们可以得出如下3点结论: 1)单独看美股估值的确很高,150年美股历史的第二高; 2)与无风险收益率相比,美股收益率并未达到最极端泡沫状态; 3)伴随着美联储的加息步伐,2018年标普500指数横盘或下跌的可能性要远远大于延续上证的可能性。

    December 28, 2017
    41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