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737Max

  • 波音737 Max8到底安不安全 专家为你答疑解惑

    波音737 Max8型号的两架飞机在不到五个月的时间内接连出事,造成近350人死亡。调查人员正在寻找线索,调查飞机失事原因的。美国之音采访了前飞行员、调查人员和航空分析师。 遇难者家属继续为埃塞俄比亚失事飞机的遇难者哀悼,国际社会也在要求得到事故原因。 法国交通和安全调查人员正在检查失事飞机的飞行数据,以确定是飞行员的失误导致了埃航302航班机毁人亡,还是飞机本身存在缺陷。 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前航空安全调查员格利高里·菲斯说:“这是调查需要关注的一部分,因为如果你有一个故障系统,这会触发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然后飞行员会尝试重新操控飞机,现在突然之间,这个故障不断给出错误指示,这可能会阻止飞行员像往常一样,尝试恢复操作。” 同样受到密切关注的还有飞机本身。一些飞行员报告说,波音737 Max 8的自动化系统存在问题。他们说,这一系统的控制变化过于剧烈,在关键时刻可能很危险。 美国联合飞行员协会的丹尼斯·塔吉尔机长说:“现在只剩几秒钟了,但我们需要反应时间来识别。这就是问题所在,解决方案就在这里。在这个特定的软件设计中,秒数是很重要的,必须加以纠正。” 直到去年10月一架波音737 Max客机在印度尼西亚坠毁并造成机上人员全部遇难后,波音才披露了有关这一机型新控制系统MCAS的重要信息。 塔吉尔说:“我们没有接受过相关培训,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且我们不是唯一不知情的人。我们的公司,美国航空公司,而且据我所知,全球所有的公司,在波音公司提供给他们的飞行手册中,都没有披露这些信息。然后我们问了一些严肃的问题:飞机上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 许多国家已经停飞了所有波音737 Max飞机,包括美国和埃塞俄比亚。两国航空当局都对这两起致命事故的相似之处表示担忧。 波音公司目前正忙于恢复声誉,分析人士表示,飞机事故的影响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蒂尔集团商业和军事航空分析师理查德·阿布拉菲亚说:“有很多变数,但我认为一个合理的最佳方案将要花费数亿或十亿美元。这家公司去年盈利约100亿美元。换句话说,这将是惨痛的,但这也不是对他们未来竞争力的真正威胁。” 即使面对这些悲剧,统计数据和专家说,航空旅行仍然是最安全的交通方式。

    March 22, 2019
    131 0
  • 波音737Max空难的背后:设计有误、监管失察?

    波音737Max客机安装的一个新软件系统被认为可能与两起空难有关。有批评称,该软件的数据仅取自唯一一个传感器,错误风险巨大。此外,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此前如何批准了波音新机型,也引发质疑。 路透社引述三名对狮航空难黑匣子内容知情的消息人士称,坠机前,机上飞行员试图从一本操作手册中寻找答案,以解决飞机俯冲的问题,但可惜时间不够,飞机后撞击水面,机上189人全部遇难。 其中一名消息人士向路透社表示,狮航失事机长首先请副驾驶查阅一本快速参考手册,其中包括异常情况的列表清单。最后时刻,机长请副驾驶控制飞行,他本人试图从手册中寻找解决方法。 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波音向飞行员提供的手册中,并未提及737Max机型新软件MCAS的存在,而该软件的作用恰恰是,当飞机的攻角有失速的危险时,自动将机头方向下调。然而,波音737Max机型新安装的MCAS软件却存在一个严重的隐患:其对于飞机攻角的判断,仅来自于唯一的一个传感器。一旦该传感器数据有误,就将错误的启动下调机头方向的机制。相比较,空客320的数据取自三个传感器,电脑系统要求其中至少两个数据相吻合。 该报道还写道,波音公司原本计划淘汰自1968年起飞的737机型,然而全新的机型设计生产可能需要10年之久,而竞争对手空客公司凭借A320neo已经在抢占美国中短程机型市场。波音后来决定对737进行更新,采用了A320neo的同类型节能引擎。然而,由于737机身较窄,而引擎较大,波音公司不得不对安装引擎的体位作出调整,从而致使飞机的重心前移。而MCAS软件就是为了应对这一重心变化。 路透社报道说,波音公司则表示,手册中有一处操作步骤用于对应狮航失事客机所遇到的问题。而自从去年10月狮航空难以来,波音公司也在寻求对MCAS软件进行更新,以改变该软件在何种情况下可启动反失速机制的权限。 欧洲、加拿大将独立审核波音737Max安全性能 与此同时,欧盟和加拿大表示,未来,他们将对波音737Max的安全性能进行自己的审核验证。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表示,对于波音任何设计上的改进,都将进行深入的审核,”如果我们的问题得不到可以接受的解答,我们不会允许该机型飞行。” 加拿大则表示,未来将独立对737Max作出认证,而不是接受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的批准结果。加拿大将对MCAS进行”彻底的审核”。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批准波音过程受质疑 美国交通部长赵小兰(Elaine Chao)则指示该部总监察长对FAA批准波音737Max的过程进行核查。赵小兰要求”审核中应汇编有关波音737Max机型的批准过程客观而详细的事实性历史”。 《纽约时报》报道指,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在监管上存在令人质疑的方面。一是审核职能的”外包”。根据2005年的一项方案,FAA允许波音等制造商挑选本公司的雇员帮助审批工作。737Max自2012年开始审批过程,是该方案下通过的首批客机机型之一。二是,为应对外国竞争,加速审批的过程对波音这样的美国公司而言,至关重要。一位曾任职FAA的飞行安全专家德莱科恩(Michael Dreikorn)表示,波音与FAA的关系”几乎是共生的,太密切了”。 该报道引述知情人士称,FAA高层在此前对737Max的批准过程中,甚至对MCAS软件不知情,仅较低层级的FAA官员知道该软件的存在。 特朗普提名FAA新局长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3月20日)提名达美航空公司(Delta Air)退休主管迪克森(Steve Dickson)为FAA局长。迪克森曾在达美航空公司就职27年,曾飞行737等波音机型。在那之前,他是美国空军飞行员。 过去14个月,FAA并没有正式的局长,而是由副局长代理职责。 文:德声

    March 22, 2019
    272 0